白頭仙途 第二百二十九章 半個文人敖利

小說:白頭仙途 作者:西葫蘆藤 更新時間:2022-12-22 23:31:14 源網站:SiLuKe

-

以前還冇發現,敖利這個龍,竟然還頗有文氣。

這座白玉宮,不如敖廣的水晶宮奢華,但文氣斐然。

長長的白玉走廊直通後殿,兩側的白玉石牆上,擺滿了筆墨紙硯,還掛有不少字畫,看筆法畫勢,功力可不弱。

槐安在前麵,走走停停,時而駐足檢視4寶,時而研究字畫。

敖利的龍宮冇有傳送陣,如此長的距離,槐安絲毫不覺得枯燥,甚至有些享受。

古人言,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槐安還冇到可以從字裡行間看出顏如玉的程度,但看出其中的美是可以的。

例如其中就有1幅畫,水墨畫,畫的就是這座龍宮,簡單的幾筆,就將龍宮的氣勢畫了出來,遠看似是神殿,近看比肩神殿。

還有那幅字,9天重水之落,長天浩日之闊。

app,&~p。

不說字的意境,這老龍還挺自戀的。

槐安扭頭看了1眼敖利,隻見他正在裝模作樣的看毛筆,但臉上微紅還有那份窘迫,卻將他出賣了。

敖澤來到他身後,攬住他肩膀打趣道“利兄,這是要飛上天和太陽肩並肩啊!”

敖利趕忙擺擺手“瞎寫的,瞎寫的。”

搖了搖頭,槐安便不再看他們,目光回到字上,這字體無處不在透露著1股自信,拋開實力不說,這份自信就值得所有人學習。

而且敖利這龍,雖說自信的有些誇張了,但那也隻是自己想想而已,在彆人麵前,還是很穩重謙和的,完全冇有狂妄的意思,這纔是最難得的。

點點頭,槐安接著向裡走去,路上凡是路過字畫,他都要去瞧上1瞧。

從龍宮到後殿,這段距離並不短,槐安走得津津有味,3個龍王百無聊賴,看著槐安與敖利探討字畫的樣子,讓他們感覺心裡酸酸的。

看來回去後,他們也得學學,做個文龍了,還有各自的兒子,教育要趁早。

終於來到後殿了,入眼可見的就是1片白色,白玉地板,白玉牆壁,還有那白玉石桌,白玉石凳。

^

1切都是看上去這麼舒服。

“利兄眼光著實不錯。”

“哈哈哈,先生謬讚了!”

“請入座。”

“嗬嗬,好。”

眾人落座,石桌上已經擺滿了小菜,還有各色的美酒。

兩側有美麗侍女倒酒,開懷之下,眾人又開始了新1輪的酒宴。

好似剛剛在濁海大殺4方的並不是他們。

期間槐安管敖廣將功法要了過來,然後向他們逐個敬酒,酒桌上氣氛再次到達高點。

這次酒宴持續了半個月,在這些時間裡,1張張十數米長的錦布鋪滿了院子,上麵有槐安的作畫,也有敖利的題字。

說app——-p>

這是1幅山水畫,畫的是槐安心目中的仙山,這裡靈霧環繞,山靈水秀,仙鳥靈鶴絡繹不絕,遠處山巔似有似無的盤坐著1名老者。

字是敖利所題,當時溪曲醒沖襟,隻這薇蕨草自生。浪道愚直荷寵命,引出北鬥起東風。

做完畫,寫完詞,2人也相繼醉了過去,就在畫捲上席地而睡,至於敖廣3龍,在石桌旁,已經睡了好1陣。

睡前喝了很多酒,所以5人睡得特彆死,其中4龍打起了呼嚕,或許是因為龍族的關係,這呼嚕聲特彆大,振得桌上酒液都起了波紋。

這1覺,槐安隻睡了十天不到,就徹底睡不著了,是被那4道震天的呼嚕聲吵醒的。

從畫捲上起身,槐安揉了揉太陽穴,宿醉的感覺又來了,比之前做噩夢時來的還要強烈1些,彷彿腦袋又被天道給抽了1巴掌。

坐在1旁的石凳上,槐安緩了好1會,眼神才清明起來。

望著還在酣睡的4龍,槐安冇有去叫醒他們,天下無不散的宴席,也冇有永恒長久的相聚。

這次他們4海龍王不僅幫了他1個大忙,而且與他們在1起的時間很開心,冇有憂慮,隻是不斷的喝酒。

其實遇到1些願意陪著自己瘋,陪著自己大醉1場的人,並不容易,誌同道合者更是難得,所以,槐安很重視他與4位龍王之間的友情。

@:

但他們睡覺呼嚕聲這麼大,把自己吵醒了,那他拿上幾壇酒,這很合乎情理吧。

想到這裡,槐安將腰間的碧玉葫蘆拿下來,扒開酒塞,手指1點,不遠處的3個酒罈,封蓋自己打開,裡麵的酒液化為水線直奔碧玉葫蘆而來。

這葫蘆還是敖廣所贈,裡麵有極大的空間,將空間分成數份,對槐安來說並不難,用來存放酒液再合適不過。

酒液不斷的向葫蘆裡飛,很快酒罈就徹底見了底。

待到酒全都進了葫蘆,槐安將酒塞重新蓋上,在手中搖了搖,聽聲音,好像才裝了1半,距離裝滿,還差很遠。

槐安又看了看周圍幾個未開封的酒罈,想了會還是放棄了,這酒他們1個個看得跟命似的,自己已經拿了4壇,若是再拿,恐怕就太不知足。

笑著搖搖頭,槐安便徑直離開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冬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頭仙途,白頭仙途最新章節,白頭仙途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