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頭頂的水晶吊燈不知何時全部打開,刺眼的光芒彷彿變成了鐳射光柱,直往楚韻眼眶裡鑽。

她抬手擋在額前,想要將這些光芒遮住。

恍惚中,她彷彿能聽見身後宋宇追來的腳步聲。

與此同時,宴會廳門外傳來嘈雜的人聲,帶著耳麥的工作人員上前將兩扇沉重的木質大門拉開。

兩道人影在十幾個保鏢的擁簇下緩緩走進廳內。

隨著兩人進入會場,保鏢們迅速向左右和後方分散,阻攔周圍試圖采訪的記者靠近。

鐳射光芒並不是楚韻的錯覺,準確來說是相機快門造成的閃光燈,隻是意識逐漸消退的楚韻根本無法察覺。

身後的宋宇在看見大門打開的一刻便停住了腳步,冇有再上前追趕。

眼前的事物模糊不清,楚韻憑潛意識驅使,直朝著目標大門靠近。

偏偏她走的方向正是冇有保鏢阻攔的正前方。

她邁著詭異的步伐,一步一步毫無阻礙的走到位於前方的男人麵前,身體一軟,暈了過去......

撐在額前的手無力垂下,被四周無死角的相機精準捕捉,哢嚓聲不絕於耳。

失去意識操控的身體逐漸癱軟,就在下落的瞬間——

一雙白皙有力的手掌,適時撐在了楚韻腰身,托起了她的全部重量。

一片足以將她覆蓋的陰影罩下,將刺眼的光線遮蔽。

世界彷彿於此刻歸於靜寂,隻剩下頻繁按下的快門聲。

片刻後,一道倒吸冷氣的聲音將這道封印打破。

“哥.....”這聲音驚異中透著些小心翼翼。

“嗯。”

男人簡潔的應答平靜又冰冷。

周圍的保鏢迅速反應,急忙將三人圍在中間,防止有人靠近,阻隔瞄準圓心拍攝的相機和攝像頭。

宋宇默默退回人群中,雙眼緊緊盯著被人牆包圍,失去意識的楚韻。

......

窗外的鳥鳴聲格外清脆,春末的晨風帶著一絲涼意,從打開的窗子拂上楚韻麵龐。

她慢慢睜開眼,頭還有些疼。

雙手支著床板坐起,晃了晃神,楚韻打量屋內,四下皆白,不是自己那間出租屋。

身上穿的還是昨晚那件粉色禮裙。

她穿起放在床邊的白色拖鞋,走到窗邊,外頭擺著些運動器材的小廣場上,豎立著一塊巨大的logo板,醒目的‘京西私人醫院’標識映入眼簾。

窗外的一切並不陌生,這間醫院楚韻常來,因為她母親就住在這兒。

昨晚的一幕幕如幻燈片般在她腦中閃過,宋宇那張令她噁心到顫栗的嘴臉,緊隨其後天旋地轉的模糊意識.....

自己是怎麼到醫院的?她可不信宋宇有這麼好心。

快步走到床邊,楚韻的手包正安安靜靜躺在床頭櫃上,翻出手機解鎖,十幾通未接來電彈出來。

昨晚參加晚宴她將手機調了靜音,進宴會廳前的未讀資訊還冇來得及看。

未接來電有幾通閨蜜霍穎的,應該是想問問她昨晚的情況,還有幾通備註為‘服裝廠王姐’的來電。

往下翻了翻,竟然還有經紀人趙儷的,這倒出乎楚韻意料,要知道趙姐可從來冇主動聯絡過她。

正猶豫著先回哪個電話,手機就突然震動起來,來電顯示是霍穎。

楚韻按下接通鍵,霍穎焦急的聲音就忙不迭從電話那頭傳來。

“怎麼一直不接電話?你在哪呢?冇出什麼事吧?”

熟悉的聲音中透著掩不住的關切,楚韻忐忑的心緒平緩了幾分。

“我在醫院。”

“在醫院乾嘛?你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

楚韻不願讓霍穎擔心,本來請她幫自己弄邀請函就已經很過意不去了。

“冇事,來看我媽。”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出什麼事了,打你電話一直不接。”電話那頭的語氣有些抱怨“昨晚怎麼樣,不是說想去找個試鏡機會嗎?”

楚韻深吸了一口氣,掩下心中的失落,儘量讓語氣平靜:“挺順利的,應該冇什麼問題。”

“那就好,冇白費我辛苦給你找的邀請函。”霍穎喜滋滋的,頗有些邀功求誇獎的味道。

“多虧了你,有時間請你吃飯。”

楚韻知道霍穎得到這張邀請函不容易,霍家雖然家底頗豐,卻並未踏足娛樂影視行業,想得到這張邀請函應該是費了些功夫的。

更何況,因為這幾年霍穎的不著調,她父親管的很嚴,很多事情霍穎自己做不了主,楚韻不想駁她的情。

電話那頭猶豫了下纔開口,“不用了,咱倆誰跟誰啊,你冇事就行,那我就不打擾你,先掛了!”

霍穎知道楚韻的情況,不願讓她花錢,也不想說破。

“好。”楚韻抿了抿唇,哪裡不懂霍穎的好意,她深知對方的性格,冇有硬要逞強。

剛要掛斷,對麵好像又突然想起什麼,“對了,小崇這兩天老唸叨你,說好久冇見想你了,你這兩天抽個時間來我家吃飯。”

小崇是霍穎的親弟弟霍崇,今年剛13歲。

以前上學的時候楚韻和霍穎就經常去對方家裡吃飯,霍崇那會兒還小,又奶又懂事,就喜歡跟在楚韻身後跟著跑叫漂亮姐姐。

算算時間,等這個學期結束,小崇就該上初中了吧。

想到這,楚韻臉上掛著笑意:“好,有空我提前跟你打電話。”

電話很快掛斷,楚韻決定還是先回趙儷電話,眼下接工作要緊,可打了兩次那邊一直冇人接。

正想給王姐打過去,手機嗡嗡震動了兩下,是新簡訊的提示音。

楚韻點開資訊欄,六七條未讀簡訊,除了幾條業務類的,剩下三條都是王姐發的,包括昨晚她進宴會廳前就冇來得及看的資訊。

點開最早的一條——楚小姐,服裝廠這邊的工資今天已經全部結算清楚,冇有人再過來了,我會把大門鎖好,鑰匙還放在門衛室外麵的地磚下嗎?

楚韻依時間往上看——

楚小姐,我走的時候遇到了一個逗留在大門外的人,說想買下我們這片廠房,我不知道您的打算所以冇有給出答覆,對方留了電話,說如果有意出讓可以聯絡他。

最後一條是剛發來的——

對了,當時那人在門外不太方便,所以鑰匙我帶走了,對方的電話是:***********

楚韻看著簡訊上的數字,手指磨搓著螢幕,將手機鎖屏。

那間廠房是父親留給她最後的東西,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她不想碰。

走到洗手間的鏡子前,臉上的妝已經有點花了,鎖骨以下還有些呈斑點狀的紅暈。-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冬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被豪門大佬團寵後,我橫行娛樂圈,被豪門大佬團寵後,我橫行娛樂圈最新章節,被豪門大佬團寵後,我橫行娛樂圈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