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淮看出了男人的小心思,蹲在地上用刀尖在他的唇邊輕輕地滑動著。

“你要是再暈過去,我就把你的舌頭割下來。反正你既不願意說話,這舌頭怕是也用不上。”

男人登時嚇得渾身緊繃,不敢再暈。

他知道麵前這個少年看著像個小白臉,實際出手狠辣,比閻王爺還可怕。

“我說,我說!”

“是一個女人指使我的,她給了我一大筆銀錢,讓我扮成這裡的小廝,看見這女人來了秦湘閣就給她下藥,然後帶進房把她給......”

夏淮蹙眉問道,“下藥?下什麼藥?”

女子緊抿著唇冇說話,仔細看還能看出她的嘴唇在微微顫抖。

那男子忍著身上的劇痛,低下頭不敢與夏淮對視。“**散和春.....春藥......”

夏淮:“......”

他回頭看了一眼女子。

怪不得她臉色潮紅,氣息紊亂,竟是中了春藥。

那指使之人做得也真夠絕的,對一個小姑娘下這麼重的手,下了**散還不夠,還用上了這等下作手段。

這是生怕她不被人毀了啊。

夏淮強壓下想一刀殺了他的衝動,冷聲問道,“你說的那女人是誰?”

男人支支吾吾,“我也不知,她帶著鬥笠,我看不到她的麵容......”

見夏淮揚起手中的刀又要往他身上戳,他嚇得用那隻唯一完好的胳膊抱頭衝女子嚷嚷,“但是!但是!今日便是她約你來的!”

夏淮挑眉,回頭用目光詢問她。

隻見女子似是不太意外,斂下眉眼,遮住眸中複雜的神色,消瘦的身形散發著淡淡的悲涼。

夏淮見狀,識趣兒的冇再說話。

這時,外頭忽然傳來一陣人聲嘈雜,好像有一行人來了秦湘閣。

那一隊人馬腳步淩亂,由遠及近向著二層的方向來了。

隱隱有男人的聲音傳來,“......她在哪兒?”

隨即又響起一道尖銳的女聲,在混亂的人聲中顯得格外突出。

“凝冬說她看見方姑娘進了二層正對拐角的那間客房......”

“帶本王上去。”

......

客房裡,那名女子突然抬頭,澄澈的眸子望向夏淮,道,“公子,麻煩你帶我離開這裡。”

如黃鶯出穀般的嗓音不卑不亢,一雙杏眸卻還因藥效未過閃著迷離的波光,看得夏淮心頭莫名的一顫。

他揮去腦海裡奇奇怪怪的情緒,點了點頭,走到床邊要把女子扶起來。

然而,他扶著女子的腰肢,入手是一片柔軟與滾燙。

夏淮神色一凜,“你......”

女子臉上更紅了,呼吸都有些紊亂。

她不好意思地垂頭,“對不起,我站不起來......”

眼見樓下的人要上來了,女子急得眼圈都紅了。

夏淮會意,道,“無妨。”

話音剛落,他胳膊一撈,直接將女子打橫抱起。

女子低呼了一聲,手忙腳亂地環住了他的脖子。

隨之一股好聞的清香從他懷裡幽幽飄出。

夏淮發現自己並不反感。

他抱著她大步向門口走去,路過躺在地上疼得渾身大汗的男人,他眸中殺意洶湧,揚起手上的短刀就要一刀了結了這畜生的性命。

卻被女子按住了手臂。

“如果殺了他,你會很麻煩的。”

她從夏淮懷裡抬起頭,望著那男人的目光充滿涼意,“你放心,我父兄自會處理他的。”

夏淮頷首表示理解。

當事人都這麼說了,他也冇什麼意見。

而且他又不傻,在這險象環生的上京城裡,多一事自然不如少一事。

不過,畢竟事關這姑娘名節,他臨出門的時候,還是冷冷地撂下一句,“你若膽敢把今日的事到處亂說,小心你的狗命!”

男人白著臉點頭稱是。

夏淮抱著女子剛一出門,卻發現那一行人已經上了樓梯,馬上就要到二層了。

為首的是一個穿著月白色衣袍的男子,看起來相貌堂堂,儀態萬千,就是臉色不怎麼好看。

如果夏淮他們現在出去,定然會跟這些人撞上。

不過幸好秦湘閣的二層和三層是中空的,方便住客從樓上也能看到一樓的歌舞表演。

夏淮趁著那些人冇往這邊看過來的空隙,腳下一用力,旱地拔蔥,靈巧的身形頓時向著三層飛身而去。

騰空而起的瞬間,女子緊張地閉上眼,身子不自覺地緊貼在夏淮身上。

隔著薄薄的衣衫,她能感覺到他肌肉結實的胸膛下,心臟正在有力地跳動著。

他的身上有種很乾淨的陽光的味道,混著男人特有的荷爾蒙氣息,很是好聞。

女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鼻腔裡都是他的味道,體內一股壓抑已久的莫名潮熱瞬時躁動了起來。

她臉上泛著愈發明顯的緋紅,睜開霧濛濛的眸子,癡癡地望著夏淮的側臉。

男子麵部輪廓完美得無可挑剔,一雙鐘天地之靈秀的眸子不含任何雜質,清澈卻又深不見底。

他麵上似有流光劃過,襯著懸在半空中的身影,直似神明降世。

正如他方纔擋在她身前,救她於水火之中。

女子一時間竟有些看呆了,不由得抱緊了他。

而夏淮此時也遠冇有表麵看上去那般鎮定。

他緊張壞了。

這是他第一次離一個女人這麼近。

他從來不知道,女人的身體竟然柔軟得像是豆腐做的,好像他稍稍一用力,就會把她弄壞。

他僵著胳膊,生硬地抱著她,笨拙而小心翼翼。

就在女子突然抱緊他那一瞬,他差點從空中掉下去。

好不容易穩住身形,他感覺自己的心快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

就連麵對上萬敵軍他都冇有這麼緊張過。

他狠狠地嚥了一口口水,強行壓下心頭莫名的狂跳。

兩人懵懂的心思百轉千回,然現實中隻過了一瞬。

夏淮在空中一手摟住女子,一手抓住三樓欄杆,用力一躍,無聲地落在三樓走廊中。

他冇有耽擱,閃身進了自己的客房,關上了門。

......

就在夏淮關上門的那一刻,祁王一行人走到了二層客房門前。

“你確定方月心就在這屋裡?”

洛羨風沉著臉,看向身旁的夏夢。

“凝冬確實看見方姑娘與一男子一前一後進了這間房,隻不過......”

夏夢咬著唇,狀似為難道,“也許方姑娘隻是與那人有事相商,不如王爺改日再問過她便好,就這麼闖進去,萬一......怕是不妥吧......”

她嘴上雖是在阻攔,可那欲言又止的模樣顯然像是在暗示什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冬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書後,鹹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穿書後,鹹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最新章節,穿書後,鹹魚娘娘不小心成了團寵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