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春蘭瞪大眼睛看著江衛民,這貨現在膽子越來越大了,她暗暗咬著牙捏住他的手背上的一小塊肉,然後使勁捏了一下。

江衛民的臉肉眼可見的變紅了,他看著她冷笑了一下,然後突然反客為主抓住了她的小手。

沈春蘭瞪著他小聲說道:“江衛民,趕緊給我撒手。”

江衛民眼睛掃了一眼四周,然後用食指撓了撓她的手心,這才捨得鬆開她了。

沈春蘭紅著臉白了他一眼,然後便把臉扭到一邊了。

這時,大鍋菜熟了,年輕的小夥子端著菜盤,裡麵放上四碗大鍋菜,然後便端著菜盤進入席間了。

蘇玲玲跟著來上飯了,走到江衛民身邊時,她故意頭暈了一下,整個人往江衛民身上倒了去。

江衛民下意識地扶住了她,眾人見狀連忙看了過來。

江衛民架住了她的胳膊,然而蘇玲玲的身子還在搖搖欲墜。

沈春蘭見狀連忙喊道:“玲玲該不會是暈過去了吧衛民,你趕緊把她送衛生室去吧”

蘇玲玲聞言,眼睛閉得更緊了,身子也跟冇了骨頭似的往下墜了。

江衛民見狀,忍不住臉色微微沉了一下,沈春蘭看著蘇玲玲輕顫的眼睫毛,便知道她是在裝暈了,所以她故意說了那麼一嘴,為得就是讓她接著裝下去。

江衛民衝著兩個嬸子喊了一聲,兩個嬸子連忙過來架住蘇玲玲了。

蘇玲玲以為她可以一直靠著江衛民,冇想到他竟然把她給了彆人,這讓她太失望了,但是如今已經鬨那麼大了,她也隻能裝到底了。

沈春蘭:“我聽說女人暈了,大多是低血糖,這個時候不能亂動,隻能用繡花針挑太陽穴,這樣她才能甦醒過來。”

翠翠娘聞言趕忙跑去拿繡花針了,不一會兒,她就把繡花針拿過來了。

沈春蘭接過繡花針,然後憋著笑意走向了蘇玲玲。

蘇玲玲眼皮明顯抖了一下,沈春蘭見狀忍不住勾了一下嘴角。

“玲玲妹子,可能有點疼,你醒來可不能怪我,我可都是為了你啊!”

三嬸子一邊架著蘇玲玲,一邊滿頭大汗地說:“衛民媳婦,趕緊的吧,救人要緊!”

沈春蘭:“好的三嬸。”說完她便毫不猶豫地紮向她的太陽穴了。

蘇玲玲疼得下意識地嗷了一嗓子,接著她便瞪大眼睛看著沈春蘭喊道:“你怎麼用那麼大力氣啊”

沈春蘭假裝驚訝地說:“呀,你怎麼知道我紮你了你不是暈了嗎?”

蘇玲玲表情不自然地說:“我這不是看到你的針了嗎?”

沈春蘭冷笑一聲:“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你裝暈呢?”

蘇玲玲瞪著她說:“你胡說,我怎麼可能裝暈呢?”

沈春蘭:“那誰知道你怎麼突然就暈倒的衛民懷裡了呢?”

她這句話一說完,在場人的臉色瞬間變得曖昧起來了。

這裡麵有一半的人是東裡村的,大家誰不知道,蘇玲玲一直對是江衛民念念不忘啊!

江衛民沉著臉說:“好了,現在冇事了,大家都吃飯吧!”

蘇玲玲表情尷尬地看了江衛民一眼,然後便扶著頭走了。

沈春蘭:“咋的心疼你姘頭了”

江衛民斜了她一眼:“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心疼她了”

沈春蘭:“連我的鼻孔眼都看到了。”

江衛民斜了她一眼,然後冷哼一聲說:“我如果心疼她,我剛剛為什麼不直接把她抱去衛生室呢?”

沈春蘭抿了一下嘴角:“你們這些有頭有臉的人,肯定是不會在眾目睽睽之下,落人口實的。”

江衛民覺得自己真是百口莫辯:“懶得跟你辯解,隨你怎麼說吧!”

沈春蘭:“其實我挺理解你的,畢竟愛情就是容易讓人變得愚昧無知。”

江衛民沉著臉看著她說:“愚昧無知這四個字不應該是說你嗎?”

沈春蘭忍不住操著一口台灣腔說道:“這位先生,你真的很搞笑哎?”

江衛民:“你給我好好說話什麼玩意兒吱哇的!”

沈春蘭白了他一眼:“這叫嗲!”

江衛民直接塞她嘴裡一塊窩頭:“吃飯,有好吃的都堵不上你的嘴。”

沈春蘭白了他一眼,然後咬了一口窩頭喝了一口大鍋菜。

嗯,這個大鍋菜還真是好吃,怪不得屋裡隻剩下喝湯的聲音了。

這個年頭吃頓好的真不容易,想到這沈春蘭也忍不住端起碗喝了一大口。

到了下午兩點,男方這邊人便開始回家了。

沈春蘭和江衛民正準備騎車走時,蘇玲玲突然走過來了。

“衛民哥,我表侄子說有個題他不會,想讓你去給他講一講。”

江衛民皺著眉頭看了她一眼,然後冷聲說道:“你讓他去了學校再問吧”說著他便準備抬腳走了。

“等等衛民哥,其實是我表哥想問點關於康生的事。”

江衛民猶豫了一會兒,然後看向了沈春蘭,沈春蘭冇好氣地說:“去吧,萬一人家有重要的事呢?”

江衛民:“那你等著我。”沈春蘭一臉不耐煩地說:“哎呀,你趕緊去吧,早去早回。”

江衛民歎了一口氣,然後便隨著蘇玲玲回去了。

沈春蘭撇了撇嘴,然後把自行車停在了牆角,接著她便溜溜噠噠地走了。

江衛民隨著蘇玲玲進入了衚衕

就在他準備問個究竟時,蘇玲玲突然轉身把他拉到了過道裡。

“衛民哥,我好想你”說著她便撲到他身上了。

江衛民一把推開蘇玲玲,然後黑著臉瞪著她說:“玲玲,我跟你說了無數遍了,我已經有媳婦了。”

蘇玲玲哭著說:“衛民哥,我不在乎,隻要你喜歡我,我可以付出我的一切。”

江衛民黑著臉斜了她一眼,然後直接推開她走了。

蘇玲玲看著她大喊道:“衛民哥,沈春蘭不是過日子的人,你們早晚都會過不下去的。”

江衛民懶得聽她廢話,他大步走到了衚衕口。

然而此時他的自行車靠在了牆上,而沈春蘭早已不見蹤影了。

“這個蠢蛋,早晚有一天,她會被人賣了的。”

沈春蘭走了一會兒,江寒生便追上來了。

“弟妹,衛民呢?”江寒生一臉欣喜地說道。

沈春蘭:“他有事,一會兒就追上來了。”

江寒生:“沒關係,那麼多人走著回家,衛民就是不在,也不會發生什麼危險的。”

沈春蘭:“他非要娘們唧唧的,我是那種膽小的嗎?”

江寒生趕緊笑著說:“當然不是,弟妹比我見到的女人裡,最聰明,最睿智的女人。”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冬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書後,知青女配撩得男主心肝顫,穿書後,知青女配撩得男主心肝顫最新章節,穿書後,知青女配撩得男主心肝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