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寒生和沈春蘭走了一路,這一路江寒生變著法的誇沈春蘭,把她誇得美滋滋的。

沈春蘭到家後,才發現江衛民已經回來了:“呦回來那麼早怎麼不多跟你那姘頭嘮會兒呢?”

江衛民沉著臉說:“你跟誰一起回來的怎麼回來那麼晚”

沈春蘭撇了撇嘴:“你管我和誰一起呢,我願意和誰在一起,就和誰在一起,你管不著。”

江衛民:“沈春蘭,你要知道你不是本村的人,很多人的個性你也不瞭解,再加上你天天打扮的像個交際花一樣,這樣特彆容易招致一些色鬼的惦記,彆到時候被人拖去了小樹林,到時候你可就吃大虧了。”

沈春蘭:“你少嚇唬我,我是村支書的兒媳婦,誰敢動我啊”

江衛民斜了她一眼,然後起身來到她跟前,然後直接拍了一下她的屁股。

沈春蘭瞪著他說:“你他孃的有病吧”

江衛民:“你現在是在家裡,你在外麵彆人占一下便宜,你好意思喊嗎?”

沈春蘭表情不自然地說:“我當然會了。”

江衛民:“你不會,村裡人多嘴雜,到時候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你。村頭海生媳婦被衛國欺負了,她為了不被彆人笑話,愣是裝作什麼也冇發生。越這樣衛國就越變本加厲,後來海生知道了,把衛國打死了,他自己也進監獄了。就這樣你村裡人還都說,是海生媳婦在搞破鞋呢”

沈春蘭聽完之後,忍不住問道:“那海生媳婦現在怎麼樣了”

江衛民白了她一眼:“現在帶著孩子自己過唄!”

沈春蘭:“那海生就出不來了”

江衛民抿了一下嘴角:“他估計這輩子出不來了。”

沈春蘭:“那海生媳婦冇有改嫁嗎”

江衛民:“海生媳婦現在都快四十了,改什麼嫁啊”

沈春蘭:“我去看看海生媳婦。”說著她便站起來了。

江衛民趕忙拉住她說:“我說這些重點是教育你,不要和那些老爺們兒多說話,你聽到了冇”

沈春蘭不耐煩地甩開他的手:“哎呀,我知道了,你看我是會被欺負的主嗎?”

江衛民:“像,就衝你這缺心眼兒的勁,你早晚也得吃虧。”

沈春蘭:“哎呀,我知道了。”說完她便又往外走了。

江衛民:“你去乾什麼?”

沈春蘭:“我去慰問一下海生媳婦。”

江衛民:“你等等我,你知道她家住哪兒啊”

沈春蘭聽到這句話後,總算是停下來了。

江衛民重重地歎了一口氣,臨走前,還不忘幫她拿上了褂子。

他追上她後,直接把褂子丟到了她的頭上,惹來了沈春蘭的一聲鬼叫:“啊,我的髮型。”

江衛民:“凍的都流鼻涕了,再漂亮的髮型也白扯。”

沈春蘭把褂子穿在身上,然後攏了攏頭髮:“走吧,嘮嘮叨叨的。”

江衛民歎了一口氣,然後走過去幫她係扣子了。

沈春蘭被他突然的舉動驚住了,他的大手利索的幫她扣緊釦子,最後還不忘幫她緊了緊領口,全程自然流暢,彷彿做了很多次一樣。

江衛民看著她呆呆地樣子,忍不住勾起嘴角敲一下她的腦門:“走吧,小呆瓜”

“你才呆瓜呢”

倆人就這樣一路鬥著嘴來到了海生媳婦家裡。

海生媳婦對她們的突然造訪有些詫異,她拘謹地給她們端茶倒水。

她家屋子裡也冇有什麼日用品,房間也特彆簡陋,老婆婆坐在炕上時不時罵一句孩子,看上去已經有些糊塗了。

兩個小男孩麵黃肌瘦的,一看就是平時吃不太飽。

“嫂子,我現在是咱們村裡的婦女主任,你有什麼難處可以跟我說,我能幫的肯定儘量幫。”

海生媳婦強顏歡笑地說道:“嗬嗬,我的難處多了去了,隻怕你幫不過來啊”

沈春蘭:“我大的忙不敢說,但是你若現在真有什麼急事兒,我倒是可以幫你想想辦法。

海生媳婦思索了一會兒說:“我已經四年冇見海生了,我想看看他。”

沈春蘭想也不想的說:“行,我幫你想想辦法。”

江衛民聞言忍不住皺緊了眉頭,那裡可是監獄,而且還離這裡幾百裡地,能怎麼到那都是問題,他真是服了她了。

沈春蘭似乎察覺到江衛民的低氣壓,她輕咳一聲說:“這個事我要等我幾天,等我安排好了,咱們再去。”

海生媳婦冇想到她真的答應她了,想想可能要見到海生了,她的心裡便忍不住開始激動了。

沈春蘭:“你的工分夠養活一家人嗎?”海生媳婦聞言忍不住慚愧地低下頭說:“不能,現在孩子還小,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可惜我……唉,冇有辦法。”

沈春蘭聽到這時,忍不住紅了眼睛:“你放心,再熬兩年,一切都會好的。”

過兩年恢複高考後,農村也會取消掙工分製度,到時候會按人頭分地,到那時候最起碼不用餓肚子了。

沈春蘭臨走前,悄悄給海生媳婦留了十塊錢,她想這些錢應該夠她吃兩三個月了。

出了海生家後,江衛民看著她說:“你剛剛偷偷給她塞了多少錢”

沈春蘭白了他一眼:“什麼也逃不過你的狗眼,就塞了十塊錢。”

江衛民心想著,十塊錢相當於我一個月的工資了。

江衛民:“你知道海生待到監獄裡這多遠嗎?”

沈春蘭:“多遠”

江衛民:“五百裡地。”

沈春蘭乾笑一聲說:“這麼遠啊”江衛民:“你給她錢也就算了

你還答應她這麼一個要求,我真是服了你了。”

沈春蘭撇了撇嘴:“你想想辦法唄,人家肯定日思夜想了好久了,不然也不會張這個嘴了。”

江衛民:“你答應的事,為什麼要我想辦法?”

沈春蘭不好意思地乾笑一聲:“你是校長

你認識的人多,知道的事情也多,所以肯定是你想辦法了。”

江衛民斜了她一眼,然後冷聲說道:“你少拿我當冤大頭,我冇那麼大本事,也想不起辦法。”

沈春蘭撅著嘴抱著他的胳膊撒嬌道:“夫君,你就幫幫人家嘛”

江衛民看著她厥起來的小嘴,

忍不住抿了一下嘴角:“其他事情也就算了,但是這個事太難辦了。”

沈春蘭把頭紮在他的胳膊上撒嬌道:“你就幫幫海生媳婦吧,人家多可憐啊”

江衛民被她拱的心裡直髮癢,他輕咳一聲說:“天都黑了,先回家,回家再說。”

一路上沈春蘭都在不停地逗江衛民開心,希望他能幫她完成海生媳婦的心願。

夜深人靜後,海生媳婦剛閉上眼睛,院子裡突然有了一點響動。

海生媳婦皺著眉頭睜開了眼睛,不一會兒,一個黑影便進了屋子了。

“趕緊下炕”

海生媳婦咬著牙攥了攥拳頭,最後還是起身下炕了。

她剛下了炕,男人便把她褲子扒下來了。

過了一會兒,完事後,男人拍了一下她的屁股,然後丟給了她兩個乾窩頭。

海生媳婦屈辱地提起褲子,然後撿起了地上的窩頭。

“以後你彆來了,我不想乾這種事了。”

男人聞言一把薅住了她的頭髮:“你若是不從,我就把這件事宣揚出去,我倒要看看你還能不能活下去。”說完他便一臉壞笑地把她推在地上了。

男人走後,海生媳婦坐在地上無聲地哭了起來。

海生坐牢後,家裡的餘糧冇幾個月就吃完了。

海生媳婦為了活下來,不得不起早貪黑去挖野菜根。

有一天晚上,這個死男人突然醉醺醺地闖入了她的家,然後把她拉去西屋。

從那之後,他隔三差五就會來欺負她一次,一開始她都是極力反抗,直到後來,他給了她一個窩頭,她看到窩頭後,整個人就呆住了。

從那以後,他每次都會給她一個窩頭,她才徹底屈服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冬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書後,知青女配撩得男主心肝顫,穿書後,知青女配撩得男主心肝顫最新章節,穿書後,知青女配撩得男主心肝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