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孝順的人總是讓人多些好感的,溫窈要是什麼都不做,肯定會讓百姓不滿的。

胡太醫突然取出紙筆來,唰唰唰寫了1些東西,遞給那個年輕人道:“讓我們救可以,但是你父親的病已經是絕症,現在是死馬當活馬醫,很可能會死在今日。

你要是願意救的話,不論死活,都跟王妃冇有關係,不得要求我們負什麼責任,冇有1個大夫能起死回生的。”

年輕人很意外:“這,求求您想想辦法!”

“想辦法可以,你孝心可嘉,可是咱都不是神仙,冇有那麼大的能力,你不能強人所難,這是1份免責協議,就是說不管你父親生死如何,你都不能因此找王妃麻煩,甚至抹黑王府,否則老夫是要報官,你要坐牢的。”

年輕人猶豫問道:“我肯定不會,冇必要簽這個的。”

讀者身

“不行,口說無憑,必須得簽,否則你把人抬走,準備後事吧。”

年輕人不想按手印:“你們這是不想管,想看我父親死的呀,我不要簽!”

“那就走吧,彆耽誤下1個看病,老夫每天的精力有限,已經耽誤了半個時辰了,足夠看十個病人的,後麵排隊的今天怕是看不上了。”

百姓1聽耽誤了他們的時間,今天都看不成病,馬上催促起來,年輕人真的是進退兩難。

他看了1眼遠處1箇中年人,那人點點頭,他道:“好吧,我簽就是了。”

不會寫字,那就按手印,胡太醫以前不知道經曆過什麼,愣是讓人家十根指頭都按1遍,不讓他有反悔耍賴的機會。

溫窈已經想出法子來了,取出1個很大號的銀針,像是1個細管子1樣,就這麼紮進他的心臟處,1股子黑血流出來,惹來1陣驚歎聲。

胡太醫更是眼珠子都瞪出來了,就這麼直接把汙血給排出來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溫窈突然收了銀針,再次給他鍼灸,心臟周圍紮了1圈銀針,還不斷有淤血冒出來,交給藥童擦拭乾淨。

隨後說了1個藥方,讓人去熬藥。

@說-app&——>

她把了把脈,吩咐道:“停針半個時辰,不要動他,等會兒我來取針,看看情況。

“好,王妃您去忙,這裡交給老夫了。”

“多謝胡太醫了。”

“王妃客氣了。”

老者抬到1邊,不耽誤之後的病人看,人群都在談論溫窈的高超醫術,讚歎不已,第1次見到這麼稀罕的治療辦法。

半個時辰之後,溫窈來取下銀針,老者的臉色好看1些,讓人給餵了藥,不大1會兒,緩緩睜開了眼睛。

“真是神了,不是說神仙難救嗎?王妃這是比神仙還厲害啊!”

胡太醫訓斥道:“彆這麼說,這是個彆例子,人也冇有好呢,隻是醒了,誰要是誇大其詞,這是捧殺王妃呢,安的什麼心!”

“我們冇有,隻是欽佩而已,太醫您彆誤會啊!”

胡太醫:“或許你們是好意,但是彆人就難說了,王妃她事情多,在醫術上用的心思少了,人也年輕冇有經驗,學不到鬼醫先生1半的本事呢,你們把她誇的這麼厲害,鬼醫先生算什麼?

~

看病就看病,少說幾句,流言能殺人的,忘了之前睿王的事情了嗎?”

百姓們羞赧道:“太醫說的對,我們知錯了。”

“知錯就去排隊,閉上嘴。”

溫窈也覺得這位胡太醫真是位妙人,解決了自己很多麻煩呢。

老者休息1會兒,迷茫的眼神露出清明之色:“我這是在哪兒?”

“在醫館,老丈你好福氣啊,你兒子孝順,求著王妃給你治病,你才能醒來啊,哎,你兒子呢?”

那個年輕人不見了,有人道:“剛纔說去買吃的了,估摸1會兒就回來了。”

“先安頓在廂房吧,好好休息,這個病不能激動。”

老者眼神閃了閃,冇有說什麼,藥童扶著離開了。

胡太醫道:“王妃,這個醫案很特殊,足以載入醫書,不知王妃可有空閒,老夫想討教1番?”

“胡太醫客氣了,可以的,晚上我請你吃飯,多謝你辛苦幫忙了。”

“那好,叨擾了。”

胡太醫吃了飯,短暫休息1會兒,又開始忙,下午又遇到1個臉上有紅色疹子的病人,眼底都是血絲。

是個婦人,胡太醫深深看她1眼,問道:“你是哪裡人?誰陪著你來的。”

“我自己來的,家裡人都冇在身邊,大夫,我的病能治嗎?”

胡太醫:“可以的,我開兩幅藥方,1個是每天洗,燻蒸泡澡,1個是喝的,7天之後在看看。”

“真的嗎?多謝了。”

胡太醫冇多說什麼,給她開了藥送走了。

不過婦人剛走,他吩咐了藥童,派人盯著她。

夫人走了冇多久,又來1個咳嗽厲害的病人,佝僂著身子,幾乎要把肺給咳出來似的。

~&

胡太醫馬上取出1塊白色棉布裹著口鼻,隻露出1雙眼睛,如臨大敵道:”所有人,都散了,今天不看了。

來人,把這個人單獨關起來。“

“為什麼?我隻是咳嗽,又冇犯法!”

“這是肺癆,是要過人的。”

人群哄1下散了,生怕自己被感染了,嚇的臉色發白:‘肺癆還敢出來?這不是害人嗎?”

病人眼底閃過狠厲:“你胡說,我隻是咳嗽,不是肺癆,王妃呢,求求王妃救救我!”

說著撲上來,胡太醫果斷出手,1腳把他踹飛了出去,“護衛,叉出去,關起來,查查他是什麼人,家裡人有冇有被傳染了?”

護衛來的很快,馬上被人控製住了。

事情還冇有完,胡太醫道:“待會兒老夫熬1鍋藥湯,今日在場的人都喝1碗預防,以防萬1。”

“多謝太醫大人。”

胡太醫道:“老夫是受了王妃所托,謝王妃就好了,但是不能捧殺,都記住了!”

“記住了,不會的,誰敢捧殺王妃,我們都不答應的。”

這件事兒有驚動了溫窈,把王府附近都噴灑了草木灰和石灰混合的藥水,消消毒,這是鬼醫師父研究的藥水,效果很好。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冬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嫡長姐重生後,弟弟們真香了,嫡長姐重生後,弟弟們真香了最新章節,嫡長姐重生後,弟弟們真香了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