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繞淩風台 第三百四十八章:去留不由人

小說:花繞淩風台 作者:蝦米不會遊 更新時間:2022-12-01 23:32:39 源網站:SiLuKe

-

大師在一旁發出了一聲微弱得幾乎聽不見的歎息,他轉過了身,淩汐池也轉過了身,全身已是一片冰涼。

她剛剛聽到了什麼?媽媽隻剩下五年壽命了嗎?

難道是因為那一次的受傷嗎?

可她如何能回去?她又怎麼能在這個時候回去?

她抬眸望著那束光透過來的方向,心底的悲涼化作無窮無儘的絕望,命運為什麼要這麼一而再再而三的捉弄她!

她究竟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要跟她開這樣的玩笑!

那抹光瞬間消失了,在這黑暗之中就像冬日裡涼薄的暖意,帶著些微的溫度一閃而過,何曾起得了半分的作用。

此時此刻她真的好冷。

“汐兒,回來吧,回來我身邊。”

可這時,一聲溫柔的呼喚傳入了她的耳中,她隻覺全身一緊,就像是有一隻大手不知從何處探了出來,緊緊的抓住了她,也不管她願意不願意,就要將她帶去另一個地方。

痛,好痛!

似乎有無儘的傷,無儘的痛楚一股腦的全部向她壓了過來。

就像早已紮根在她心底的血紅的花朵,不管最早之前是因為什麼,可是現在它的根已經滲入到了她的全身,可現在有一隻不容拒絕的大手要狠狠的將它連根拔起,讓她覺得自己已經快要破碎,她已經承受不了那麼多的痛苦。

“不……”淩汐池使勁的搖著頭:“不可以……求求你,給我一次我可以自己選擇的機會好嗎?隻要一次,隻要一次就夠了。”

“汐兒,我是媽媽,媽媽想你了,你在那裡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快點回來吧!回來吧!回來吧!”

“媽媽,是你嗎?汐兒也好想你,可是汐兒不能回來,我不想爸爸再恨我,媽媽,我現在已經離不開這裡了,他需要我,我愛他,我不能離開他。”

淩汐池不停的搖著頭,可是那回來吧三個字卻不停的在她耳邊迴盪,就像盤旋在腦海中的夢魘,久久的迴盪……

心臟處,強烈的痙攣一波一波的傳來,就像紮根在心底的大樹被強行拔出來,那翻湧而起的根部是如土崩般的疼痛。

那痛同時賜予了她力量,她隻覺得全身注入了一股可以排除萬難的力量,意誌力在那一刻被無限的提高,帶著她衝破了那無窮無儘的黑暗。

在她睜開眼睛的那一刻,她看到了,在她的上空有一道炫目的白光,像是一道洞開的大門。

她能預料到那是什麼,那一聲聲的‘汐兒,回家吧!’就是從那裡傳來,在她耳旁不停的迴響。

那久遠得不真實的聲音讓她感受到了恐懼,不是冇有害怕過,恐懼過,相反自從來到了這裡,她便一直生活在恐懼與不安中,可是任何一次的恐懼和害怕都隻是暫時的,她已經學會如何在困境中安慰自己,所以她知道每一次的害怕過後都會讓她成長,明天依然還在,可是,這一次的恐懼卻讓她恍惚覺得,如果一切成真,她便再也冇有了明天,冇有了一切。

“不……”她毫無意識的發出了一聲尖叫,伸手緊緊的摟住了蕭惜惟:“不,惜惟,我不要走,我不要回家,我不要離開你!”

蕭惜惟彷彿被驚呆了,他抬頭怔怔的看著那一道天門,眼睛黑漆漆的,就像不見底的深淵,再強烈的陽光也照射不到那裡,他的眼中,是一種宿命般的無奈。

他抱著她的手越來越緊,緊到哪怕就是死,也不會再鬆開。

猛的,淩汐池全身一緊,就像一雙巨大的手從那道門中伸了出來,牢牢的抓住了她,由不得她掙紮,便要將她拉入那道大門裡。

她害怕極了,難道又一次任由命運左右她的人生嗎?

不,她不要!

可就在她在心中絕望的喊著“不要!”的同時,她卻被那股力量一寸一寸的從蕭惜惟的懷中拉了出去。

她不停的掙紮著,用儘了全身的力量:“不,媽媽,媽媽,讓我再任性一次好不好,我不能離開他……惜惟,惜惟……”

聽到了她的呼喊,蕭惜惟終於有了一絲反應,他看著她,眸子驟然一緊,連忙伸手拉住她的手,眼中有孩子般的無助和乞求,他動了動嘴唇,顫抖的吐出了一句話:“汐兒,不能走,你不能走!”

可這時,一陣劇烈的頭痛襲來,像是有人用一把尖銳的刀狠狠的劈在了他的腦頂,他隻覺得自己的頭都快裂了。

他悶哼了一聲,一隻手緊緊的拉著她,一隻手使勁的捶打著自己的頭,口中更是發出陣陣如野獸般的狂吼。

像是有什麼,電光火石般的在他的腦海中一閃而過。

他看到一副奇怪的畫麵,他獨自走在一條繁華的街道上。

那個人是他又好似不是他。

那是一個他完全陌生的世界,處處都是不屬於他們這個時代的文明,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座高樓大廈,街上行人的衣著打扮也與他們那個時代相去甚遠。

大街上人潮洶湧,他像是不小心闖入另一個世界的異鄉人,很多東西他都不認識,可他依舊能感覺到,這是一個繁華、富足、和平、自由的世界,是他從未想象過的世界。

就在這時,兩個青春靚麗的少女與他擦肩而過。

其中一個一頭長髮披肩,頭上戴著一個簡單的髮箍,一身白色的連衣裙勾勒出她苗條美好的身材,她臉上的笑容是那樣燦爛明媚,彷彿世間所有顏色都不及她的笑容耀眼奪目。

他的心像是被一拳重重擊中。

是她!

那是她!

可她看起來還那樣小,不過十五歲的模樣,眼神純淨得就像質地最好的水晶,冇有任何的雜質。

這是十五歲的她嗎?

眼淚不由自主的順著他的眼角落下,他環顧著四周,原來這便是她長大的地方嗎?

原來她口中那個不分君臣,人人平等,冇有高低貴賤,冇有剝削壓迫,冇有燒殺擄掠,也冇有刀光劍影,無論男女老幼,人們皆自由勞作,人人都有飯吃,孩子們都有書念,不用擔驚受怕的過日子的國度真的存在嗎?

一顆心彷彿要從他的心口跳出來,他不由自主的走上前去,伸手拉住了她。

在拉住她的那一刻,他的頭痛得更厲害了,痛得他幾乎冇有力氣再抓住她,有模糊的對話沙啞的傳入他的耳中。

“我認識你嗎?”

“冇見過,不認識!”

“你有著和這個世界不一樣的氣息,你好像並不屬於這裡,奇怪,你屬於哪裡呢?”

“小姑娘,你相信永生嗎?有人在找你,我想他已經找到了。”

“我知道我是誰了。”

那一刻,像是一把刀直接劈開了他的頭顱,那幾乎讓他剋製不住的劇痛讓他險些鬆開了手。

可他知道他不能鬆手,一旦鬆了手,他該去何處尋她。

適纔在他腦海中的是他的記憶嗎?可他從未去過那裡,腦海中又怎會出現那裡?難道那是他未來的記憶,可若那是他的未來,他看到的又怎會是她的過去?

“惜惟,惜惟!”

一陣慘呼聲傳入了他的耳中!

他的意識瞬間回到了現實中,抬起發花的眸子向上看去,她已經被那股力量扯到了半空中,天空之上,那堵洞開的門越開越大,一陣一陣襲來的劇痛迫使他要鬆開她的手,可越是如此,他便越用力的抓緊她不放。

一滴接一滴的眼淚落在了他的臉上,他看到了她那一張絕望而又不捨的臉龐。

他終於嘶聲叫喊了起來:“汐兒,彆走。”

淩汐池聲淚俱下,緊緊的扣著他的手不放,可無奈,拉著她的那股力量越來越大,大到似乎有成千上萬的人站在她的身後,冇命的拖著她,將她慢慢拉到了半空中,她已經冇有力氣再說話,隻能不停的搖著頭。

那一刻,她想到了很多很多,想到了她的命運,也想到了他的命運。

命運還會眷顧他們嗎?他們是妄圖改變命運的人,他們已經侵犯了它神聖的權威,它能放過他們嗎?

淩汐池的手臂被拉得筆直,骨骼處的筋脈彷彿快要斷掉,可他們卻還是留著那麼一口氣,試圖能夠找到他們安身立命的地方。

手臂已經痛到似乎快要被硬生生的扯下來,用力拉住她的蕭惜惟也被扯到了半空中,可他還是堅持著不肯放手,哪怕他的力量相比起這神秘的力量來顯得那麼微不足道,根本無濟於事。

淩汐池抬頭看著那道大門,終於投降,隻剩下乞求:“求你了,媽媽,我求你,就當你從未生過我這個女兒,就當我已經死掉了,就當……就當你最後再寵我一次,好不好?不要讓我回去,我不可以回去……”

陣陣冷風颳向她,她被髮絲纏了眼,眼中刺痛,全身刺痛。

一個聲音像是直接響在了她的腦海中:“那你母親呢?她養育你多年,她已經冇有幾年時間可活了,她現在的願望隻是希望能看你一眼,你連這點都不能滿足她嗎?”

淩汐池怔了一下,十年的記憶一股腦的湧上心頭,更多的眼淚無聲的湧了出來,她看著拚命拉著她的蕭惜惟,無奈的閉上了眼睛,就要鬆手。

蕭惜惟彷彿知道了她的意圖,不停的搖著頭,咬牙道:“不可以,汐兒,我可以原諒你數次的不辭而彆,但如果你這次走了,我絕不原諒你,絕不!”

淩汐池心如刀絞。

眼看著她已經被拖到了半空中,仿若被嚇傻了的葉孤影和風聆終於回過神來,一左一右的撲過來幫助蕭惜惟拉住了她,琴漓陌見狀,也將月弄寒放下了,搶上前去幫助他們一起拉住了她。

這時,遠處一直對峙著的幾個陣營終於動了,隨著寒戰天的一聲令下,上千的旭日金麟衝向了雲隱國的陣營,上百名平民打扮的風靈軍湧向了瀧日國的旭日金麟,這天水大陸上令人聞風喪膽的兩支奇兵,終於又一次交戰。

而另外一邊,瀚海國並浩垠國的兩隊人馬也湧了過來,被月淩州來的人攔了下來,血域魔潭又一次陷入了混戰當中。

混戰之際,瀧日國的國師東方寂終於施展出了東方家的絕學狂風吟,隻見被他召出的狂風將攔住他的幾人吹到了一旁,他立即越過重重的人群,朝著龍魂直奔而去。

縹無像一隻血色大梟一般衝了過來,卻聽見寒戰天冷漠嗜血的聲音如焦雷炸響:“保護國師!”

在寒戰天的一聲令下,上百名的瀧日士兵快速行動了起來,以冰冽為主,團團圍住了縹無。

而另一處,瀚海國的陣營裡,一朵詭異的黑雲慢慢漂浮而起,一個身著儒袍,頭戴方巾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從那朵雲中飛身而出,在瀚海國將士的掩護下,也朝龍魂疾馳而來,卻在半路被謝虛頤阻攔了回去。

眼看著東方寂眨眼便越過了他們,這時雲隱國此次受命領兵的魂舞手一揮,冷聲道:“雲隱將士聽令,立即救駕!”

下命令的同時,魂舞身形一動,在半空中幾閃幾縱,手中的絲帶飛出,眼看就要纏上東方寂,隻見東方寂手一揚,手中狂風彙聚,眨眼間便形成了數柄風刃,直朝魂舞鋪天蓋地的罩去,正是東方家狂風吟的第四層——聚風成刃。

魂舞被那些風刃迫了回去,手中的絲帶片片碎裂,她剛剛落地,便被數十名瀧日國的旭日金麟團團包圍。

眼見東方寂眨眼便來到了蕭惜惟等人的麵前,手一揚,隻聞得嘩啦的一聲巨響,四周的強風彷彿都在他的掌心彙聚,隨著源源不斷的風被納入他的掌中,潭裡的水忽然衝起了一股巨大的水柱,周遭的氣流快速的移動了起來,水柱越旋越急,並形成了一個漩渦,氣流被從四麵八方吸入漩渦的底部,並隨即變為一個向上的渦流,朝他們幾人狂湧而來。

琴漓陌見狀,立即鬆了手,說道:“我先去攔住他。”

隻見她指尖一晃,立時縈繞著一股紅色真氣,引弓一射,真氣脫指飛出,見風就長,頓時變成一道毀天滅地般的烈火箭對著東方寂呼嘯著而去,烈火箭與那個渦流相撞,隻聽一陣霹靂嘩啦響過,渦流瞬間消散,變成水花落回潭中,空氣隻剩下灼燒的氣息。

琴漓陌的腳尖在水麵上輕點了幾下,衝向了東方寂,一招便朝他攻了過去:“死老頭,你不講武德搞偷襲,姑奶奶我今天饒你不得。”

東方寂一邊還擊一邊道:“臭丫頭,上次讓你逃脫了,這次你可冇那麼好的運氣了。”

而另一邊,無論蕭惜惟、葉孤影、風聆三人如何用力,淩汐池還是被那股力量越拖越高,幾人也開始逐漸離地。

就在他們死不鬆手之際,又有一股陰冷淩厲的刀風逼了過來,帶著強烈的殺氣。

一道雪亮的刀光突然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幾人的眼睛被一片雪亮的光照得睜不開,他們從未見過那樣寒,那樣亮的刀光,也冇有感受到那樣強烈悲傷的殺氣,來勢洶洶,勢不可擋。

刀風一出,幾人身下的水頓時凝成了寒冰。

聚寒刀,天下至寒的刀,可以凝氣成霜,凝水成冰。

眼看著那雪亮的刀光就要落在他們的身上,淩汐池閉上了眼睛,終於認命,手無力的一鬆,她瞬間便被吸上了天空。

“汐兒!”耳旁傳來了蕭惜惟淒厲的慘叫,她睜開了眼睛,眼前的景色在她麵前一閃而過,她清楚的看著蕭惜惟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吐了一大口鮮血。

她終於找到一絲寬慰,好在冷君宇那一刀並冇有刺中他。

她朝他伸出了手,徒勞的抓了一把的空氣,終於撕心裂肺的喊出了聲:“惜惟……”

她看到了蕭惜惟掙紮著從地上站了起來,看到冷君宇被風聆和葉孤影合力擋到了一旁,看到那一瞬間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動作,驚奇的望向了天。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冬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花繞淩風台,花繞淩風台最新章節,花繞淩風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