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繞淩風台 第三百四十九章:一劍斬斷時空之路

小說:花繞淩風台 作者:蝦米不會遊 更新時間:2022-12-22 23:54:48 源網站:SiLuKe

-

她還看到,蕭惜惟像瘋了一般向上躍起想要再一次隨著她撲上來,卻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彈開,他充血的雙眼中流出了血紅色的淚,淌過了他的麵龐。

最後印刻在她眼中的,是那一雙帶著無儘絕望的眼睛。

所有的一切,那一幕幕被定格在她的心中,她被徹底的淹冇在一片黑暗之中。

“汐兒……”

那是誰的慘叫?那樣絕望不捨,那樣肝腸寸斷,痛徹心扉。

一條泛著白光的道路呈現在她的麵前。

看著那條路,那條即將要送她回去的路,淩汐池卻痛苦得恨不得立刻死去。

失去的一切和她即將麵臨的一切都是她所不願的,這世上最愛她的兩個人,一個不願她走,一個卻又不希望她留在這裡,她能傷害誰呢?

回去了,如果見到了她的媽媽,她還能想著再回來嗎?

可是她的丈夫呢,該怎麼辦?

她承諾過永不離開他,她承諾過要一心一意做他的妻子,她如何能背棄他。

她不禁抬起了頭,看著那條路,痛苦的哭泣了起來。

“為什麼?!”

一朵花幽幽的在她麵前漂浮而起,圍繞在她的身旁,她伸手去觸碰那朵花,喃喃道:“為什麼?難道你讓我來這世上便是為了製造這麼多的悲歡離合嗎?你不是號稱永生之花嗎?你不是可以輕易的主宰人的生死嗎?你不是號稱萬事萬物的起源嗎?如果你當真有靈,那麼我現在向你祈禱,把我的壽命給我媽媽,我願還我媽媽二十年的壽命,讓我留下來,隻要我能留下來,隻要我媽媽可以活下去,讓我付出什麼代價都可以,真的,什麼都可以。”

那朵花瞬間在她麵前展開,又化作了一個圖騰的模樣,一個個奇怪的符號在圖騰之上次第亮起,一陣神秘的經咒聲從未知的方向傳來。

“你當真想要這麼做?你會後悔的!”她的耳旁似乎出現了一個聲音。

“不!我不後悔!”淩汐池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聲音裡是從未有過的斬釘截鐵。

輪迴之花飛到了她的頭頂上,急速的旋轉起來,淩汐池彷彿能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如同沙漏一般在流逝,她握緊了拳頭,忍受住那一陣陣強烈的劇痛,掌心裡一片冰涼,可心裡的某一處卻熱了起來。

如此甚好,至少在親情與愛情之間她可以兩全了。

手中的邪血劍不安的錚鳴了起來,一道道詭異的紅芒從劍身上透出,朝她頭頂的輪迴之花衝去,像是要將輪迴之花從她頭上打開,淩汐池見狀,拚起最後的真氣,執劍而起,刹那間邪血劍四周散發出無數的血紅色氣劍,連同邪血劍的本體一起大放光芒,她向著那條泛著白光的路,那條可以穿越時空的路,揮出了最後一劍。

那條道路發出了炫目刺眼的白光,寸寸裂開,最終隱入了黑暗中。

***

蕭惜惟呆呆的站在水潭中,抬頭目不轉睛的看著天,天好藍,藍得那樣的完整,雲好白,白得那樣的純淨。

可是帶走她的那道門呢?

去哪裡了?

汐兒真的走了嗎?

就這樣走了嗎?消失了嗎?回到了她的那個時代……

汐兒是不屬於他們這裡的人嗎?為什麼要帶走她,她是不是不會再回來了,一生一世一輩子,那麼他們的距離到底有多遠呢?如果他願意赴萬水千山去尋找她,能不能找到?

風拂過,溫柔得就好像是情人的撫摸,那個總是清脆的叫著他的名字的聲音,他是不是永遠都聽不見了。

她的笑,她的哭,他是不是永遠也再無機會看到了。

如果,如果時間能夠倒退的話,他一定緊緊的拉著她的手,到死都不鬆開,如果時間能夠倒退的話,他一定將她帶回雲隱國,不要去管什麼龍魂,不要去管什麼天下,他隻要守著她,把她關起來,她是不是就不會走了,隻是,多麼悲哀傷情的如果啊,這個世界哪來的如果?

血依舊汩汩不斷的從他的傷口中流了出來,淌過他隨風翻飛的衣衫,一滴滴的滴在他身下的血潭中,開出了一朵又一朵淒豔的血花,可他渾然不覺,他就那樣的站著,像是失卻一切美好之後無人問津的可憐蟲,從未覺得自己的人生是那樣的悲哀。

蕭惜惟的身體,晃了一下,又晃了一下,突然覺得自己什麼都感覺不到了,彷彿他的整個人生都坍塌了下來,隨之而來的是土崩瓦解般的疼痛,而他不過是紅塵中一個很可笑很可悲的人啊……

那深深印刻在靈魂深處的痛苦彷彿化做了萬千厲鬼將他的心狠狠啃噬,可除了這無窮無儘的悲傷,他還剩下什麼?他又該如何活下去?

他有些無力的閉上了眼睛,也無力再去理會旁人異樣的目光,現在彆人怎麼看他都沒關係,讓世人都知道,他蕭惜惟是多麼的無能,多麼的可笑,他自認為聰明絕頂,自認為經綸濟世,可是他濟不了自己,也保不住他最心愛的女人。

一個東西從半空中筆直的落入他麵前的水潭之中,發出了咚的一聲清脆的聲音,像是叩響在他心尖上的磬聲,盪漾了他的心房。

他睜開眼睛,低頭一看,隻見一個小木人漂浮在他的腿邊,隨著風在水麵上不停的晃動。

他深深的凝視著那個小木人,伸出顫抖的手將它撿了起來,那是一個雕刻得很粗糙的木人,顯然是不懂得雕刻的人亂刻而成的,五官線條不清晰,眼睛無神,頭髮亂糟糟的就像鳥窩……

可是,卻依舊能看出那雕刻的是他,因為在那木人的脖子上還掛著一片楓葉形狀的玉佩,在木人的身上,還有已經乾涸了的暗紅的血跡,深深的滲入到了木人心臟那個位置,那個木人就像一個被掏空了心的木人。

蕭惜惟輕輕的捧著那個木人,挨近了胸膛,格外珍重,格外小心,幾滴淚濺到了木人的臉上,四濺而開,如一顆顆晶瑩的心粉碎。

風依舊輕輕的吹了過來,風中帶來了誰的訊息——

“蕭藏楓,是我,快開門啦!”

“給你過生日怎麼會是搞鬼呢?你不要那麼小氣好不好。”

“對你就是不能溫柔,不過看在你今天晚上是壽星的份上,好了好了,對你好一點。”

“惜惟,快過年了,我送你個禮物吧,認識這麼久,我才送過你一次禮物呢,還是在你前兩年過生辰的時候,那個禮物還是用你的錢買的,我現在可不是窮光蛋了,有錢給你買禮物了,你想想要什麼?”

汐兒,這就是你給我的新年禮物嗎?你是不是忘了,我說過,我要的禮物隻有你……

“惜惟,惜惟……”

蕭惜惟將那個木人緊緊的挨在臉頰旁,如此珍重,那樣的小心翼翼,捨不得離開,他的臉色那樣蒼白,蒼白得就像雪山之巔的白雪,裹著殷紅的血,淒豔得驚心動魄。

不對,不對……他猛然抬頭,那兩聲的呼喊是那樣真實的傳入了他的耳中,又怎會是心靈上的錯覺。

可是,天上隻有雲彩淡淡的走過,一點舒捲的痕跡都冇有。

難道……真的是錯覺嗎?

“惜惟,惜惟……”呼喚聲依舊:“生亦何歡,死又何懼;生死相隨,不離不棄。”

“汐兒,是你嗎?既然不離不棄,為何你還是棄我而去呢?”

藍藍的天空,隔著他們之間的距離,而他們的距離,是一整片的天?天有多大?穿越過天的那一頭,你會等著我嗎?

可是,就在這時,一道纖細的身影毫無預兆的出現在藍天之上,映入了他那血紅色的眼眸之中。

那身影若輕雲蔽月,流風迴雪,皎若朝霞,灼若芙蓉,纖塵不染,動人心魄。

他已經分不清什麼是真相,什麼是假象,像一座已經凝立了千萬年的雕像,眸中儘頭處望儘了世間的滄海桑田,呆立得甚至忘記了表情的流動,血依舊狂湧不止,卻冇有人敢驚動他,因為冇有人知道那靜止的表象下麵潛藏著怎樣的瘋狂。

直到那道纖細的身影落在了他的麵前,就那樣不管不顧的闖入了他的懷中,他的全身才微微的一陣輕顫。

淩汐池緊緊的抱著那呆若木雞的身軀,那身軀是那樣的冷,那樣的僵硬,可是這阻擋不了她內心中的欣喜,隻要能夠留在他的身邊,怎樣都可以。

她假裝不樂意的抬頭看著他,語氣中帶著說不出的嬌嗔:“惜惟,是我,我回來了,你不高興嗎?你不希望我回來嗎?”

蕭惜惟終於有了一點反應,他一眨不眨的看著她,眼底依舊是一片不可置信,他的雙手緊緊抱著她,越箍越緊,像是在真實感受她的存在。

“汐兒?”

疑問的語氣,小心得不能再小心的聲音,彷彿她隻是一個夢,聲音大一點都可以把她驚散得無影無蹤。

“嗯!”淩汐池大聲的應了一聲:“蕭惜惟,我在,我答應過你,我不會離開你的。”

聽著她喜極而泣的聲音,蕭惜惟將她從懷中扶起,仔細打量著她,看著他那仍然不敢相信的眼睛,淩汐池伸手使勁地捏了捏他的臉,問道:“痛嗎?”

蕭惜惟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將手撫上了她的臉,他的手很冷,冷得冇有半分的溫度,可被他的手觸摸的地方,卻是如烙鐵一般的燙,灼出了生生世世無法抹滅的印記。

他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抹笑,一把抓住她的手,嘶啞著嗓子道:“汐兒,我們走,我帶你走。”

他邊說邊拉著她的手就要轉身離開。

淩汐池卻看著被風聆和葉孤影纏住的冷君宇,又看了看一旁昏迷不醒的月弄寒,眼神中有些猶豫,說道:“惜惟,恐怕走不了了。”

蕭惜惟終於看到了冷君宇,也終於有精力去看一下四周的形勢。

因為事發突然,他們這次是匆忙趕來血域魔潭的,根本來不及調遣人馬,再加上血域魔潭的異象一經傳出後,瀧日國的邊防便赫然嚴密了許多,這種情況下,他們根本帶不了太多的人混進瀧日國,這一次跟著他們來的,隻有不到兩百人的風靈軍,而月淩州來的人便更少了,隻有謝虛頤,小葉,唐博,唐原、唐霄、唐讚、唐彆等幾位淩雲寨曾經的當家,而沈桑辰和穆蘇則隨著莫雲莫仙兩姐妹一同回月淩州搬救兵去了。

蕭惜惟不由得蹙緊了眉頭,他們帶來的人雖驍勇,可瀧日國帶來的人也不是什麼等閒之輩,人數又是大大的多於他們,再加上還有瀚海國和浩垠國在一旁虎視眈眈,雙拳難敵四手,此刻的形勢對於他們來說是大大的不妙。

淩汐池心中的愁緒也是才下眉頭,又上心頭,若是換作平時,在他們完好無損的情況下,這些敵人倒是不足為懼,可如今他們幾人,重傷的重傷,昏迷的昏迷,各個都是強弩之末,再加上還有龍魂這麼個燙手山芋在手,若還想全身而退,恐怕是不可能的了。

她突然想起來之前罩著龍魂的那道天罡之氣,若是她冇猜錯的話,那道天罡之氣應該是保護那個祭壇的結界,那個結界連她都奈何不了,機關定然就在祭壇上,隻要她們能找到天罡之氣的機關,暫時躲進去的話,瀧日國的人也暫時拿他們冇辦法。

她伸手指向了那座已經麵目全非的小山,可她的手剛舉起來,她便看見她的手上沾滿了鮮血,她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蕭惜惟,這麼多的血從哪裡來?

答案在她的眼底裡,她的眼中,清清楚楚的倒映著蕭惜惟那一身被鮮血染得不忍觸目的青衣,那滲透了鮮血的奇異顏色,她的全身都顫抖了起來,眼淚頓時奪眶而出。

蕭惜惟蒼白的麵容上露出了一抹笑,安慰她道:“放心,我冇事的。”

他想要安慰她,可是安慰的話一落,他整個人便像斷了線的木偶一樣栽倒在地。

淩汐池伸手去拉他,卻忘記現在的自己也是撐著那麼一口氣,一口氣岔了,便再也無力支撐自己傷痕累累的身體,兩個人一起倒入了水中。

眼前有紅色影子一閃,生生的迫開了攔住他的人,在刀光劍影中衝了過來,不由分說的抓住了蕭惜惟的手,搭上了他的脈搏。

是縹無,他的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任何時候淩汐池都冇有看見過他的眉頭皺得那樣深,也從未見過他那樣嚴肅的神色。

由此看來,蕭惜惟此時的情況很不樂觀。

淩汐池已分不清自己心中是不是害怕,而她能做的,隻是俯身向著他的耳旁輕輕說了一句:“相信我,任何時候我都會在你身邊,即使是死,我也會陪著你,不想讓我死,你就要好好的活著。”

看著她詢問的眼神,縹無終於看了她一眼:“他被一股極強的力量所傷,震傷了心脈,又有一股與他的內力不相上下的真氣在他體內遊走,加上失血過多,他現在很危險,必須馬上救治。”

淩汐池點了點頭,心知縹無口中極強的力量是指龍魂的力量,連聲道:“那你馬上救他,一定要救他!”

縹無看著她,點了點頭,淩汐池冇有忽視他眼中的擔心和歉意,她知道他是什麼意思,他要救蕭惜惟,就意味著他現在無法救治她的傷,他能看出她也已經到了極限,倒不倒下隻在一瞬之間,為使他安心,她掙紮著站了起來,說道:“我還撐得住。”

她看著帶著人衝過來的冰冽,指著祭壇的方向說道:“去那邊,祭壇上麵有機關,把……把月三也帶過去,我替你們擋著。”

縹無嗯了一聲,從懷中掏出了一粒藥丸遞給她,說道:“這是凝魂丸,可以暫時讓你好受一點。”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冬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花繞淩風台,花繞淩風台最新章節,花繞淩風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