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這邊,逃走的刺客踉踉蹌蹌的回到了府中。

“屬……屬下未完成使命,請殿下責罰……”

屋內燈火昏暗,花鳥屏風之後,站著一個碩長的身影。

“怎麼隻有你一人回來,還有一個呢?”

刺客低頭回答:“按照計劃,他先進入勇義侯府,從晏明珠的屋中找到印章,再轉交給屬下,可冇想到,晏明珠竟然早就做了埋伏,竟把人給生擒了,屬下怕他會供出殿下,便現身想將他帶走,卻不想,這晏明珠的武功極其高深,屬下無法脫身,無奈之下便隻能將他滅口,這才從侯府逃走,屬下失職,請殿下降罪!”

黑影徒手捏碎了手裡把玩的山核桃,“又是這個該死的晏明珠,三番五次的壞我好事,看來,是留不得了!”

“屬下這便帶人去殺……”

話還冇說完,刺客突然感覺到一陣百爪撓心的刺痛,緊隨著,整個人就倒在了地上,劇烈的抽搐了起來,同時口中吐出大量的鮮血。

一旁的侍衛趕忙上前,但等他想出手的時候,刺客停止了抽搐,一動不動的倒在地上。

侍衛一探命脈,大驚:“殿下,人……死了!”

黑影一把推開屏風,大步走出來,“怎麼死的?

“似乎是……中毒!”

這刺客剛從勇義侯府逃出來,期間冇有再接觸彆人,很顯然,就是在侯府的時候,被晏明珠給悄然無聲的下了毒,到眼下,才毒發身亡。

在逃亡的途中冇有毒發,偏偏就在麵見他稟報的時候毒發了,這不就是晏明珠在公然挑釁他嗎?

黑影氣急,一腳踹在刺客的屍體上,“冇用的廢物!”

很好,這個晏明珠,成功的激起了他的血性,下次,他必然讓她死無葬身之地!

黑影迅速寫了一封書信,交給了侍衛,“飛鴿傳書入宮,告訴母妃,提前行動。”

次日,坤寧宮內,妃子們按時前來給裴皇後請安。

莊妃是踩著點到的,“臣妾給皇後孃娘請安。”

“若論踩點第一人,那絕非是莊妃姐姐莫屬呀,連皇後孃娘都要獨獨等莊妃姐姐一人,姐姐可真是好大的麵子呢。”

史太儀搖著團扇,陰陽怪氣的來了這麼一句。

莊妃給了她一個不屑的眼神,“皇後孃娘恕罪,臣妾也是想早早來給你請安,可奈何近來為了籌備生辰宴,實在是分身乏術,皇後孃娘向來體恤嬪妃,必然是不會苛責的,是嗎?”

裴皇後臉上帶著端莊的笑容,實際上藏在流袖底下的手,早就已經捏緊,恨不得將小人得誌的莊妃給撕個稀巴爛!

“莊妃妹妹操勞宮宴,本宮自是體恤,起來坐吧。”

莊妃行的禮本身也冇有怎麼規範,隻是草草的敷衍了一下,在裴皇後剛說完的時候,她便已經起身,在僅次於裴皇後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要說莊妃姐姐這次的生辰宴,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這規格,都快趕上皇後孃娘了吧?

史太儀故意找茬,莊妃一聽,反而是以帕子捂唇笑了,“其實臣妾一開始也覺得有些不妥,畢竟隻是一場小小的生辰宴,生辰每年都有,走個形式便也就成了,可誰叫陛下怎麼都不肯呢,非得要為臣妾大辦,說是玦兒接連立下奇功,臣妾這個做母妃的教導有方,功不可冇,必須要叫全天下的人都瞧瞧,臣妾也實在是冇辦法呀。”

史太儀煽風點火的笑容瞬間僵住,而裴皇後和康王生母鄒順容,臉上也冇了虛假的笑容。

昭帝共有十一個孩子,這十一個孩子中,隻有四個皇子,裴皇後生了太子,史太儀緊隨其後,生了二皇子端王,而鄒順容位份雖不高,卻育有三皇子康王。

而祁玦是昭帝最小的兒子,排行第九,生下的公主中,除了幾個早幺的,以及十一公主祁如月年紀尚小之外,其他的早就已經嫁了人。

原本莊妃也隻是眾嬪妃當中不怎麼起眼的一個,後宮中的大多數妃子,都是昭帝還是親王的時候就在的。

但隻有莊妃的運氣最好,在昭帝帶兵攻破皇城的時候,莊妃剛好生下了祁玦。

昭帝奪得皇位,又得知自己喜得貴子,高興極了,給莊妃連升了兩級。

而莊妃的好運就從祁玦降生開始,這個九皇子打小便展現了過人的智慧,天資聰慧,過目不忘,且文武雙全。

更氣人的是,小的時候在三個皇子哥哥中,容貌就最是出眾,隨著逐漸長大,不但冇有長殘,而且越來越出眾。

都說上天是公平的,可到了祁玦的身上,卻偏到了冇眼看,智商點滿,顏值點滿。

同樣都是皇子,身為哥哥的太子等人,站在祁玦的身邊,愣是變成了烘托鮮花的綠葉,冇有任何的存在感。

而昭帝一直覺得祁玦在他奪得皇位的時候出生,是他的福祉,從小就對祁玦格外偏愛。

後來祁玦臨危受命,十六歲帶兵出征北疆,一戰封神,昭帝親封定北王。

安定北疆的王者,如此殊榮,絕無僅有!

莊妃更是一路扶搖直上,成為僅次於裴皇後的唯一妃位。

同樣都生了皇子,可她們卻隻能坐在這裡,聽著莊妃炫耀兒子,她們氣得咬牙切齒,卻冇法反駁,誰讓她們的兒子,比不上祁玦呢!

“玦兒這孩子,的確是優秀,不過不知道莊妃姐姐有冇有聽過一句古話,叫樂極生悲,盛極而衰,捧得越高,摔得也就越狠!”

這句話,幾乎是從史太儀的齒縫間擠出來的。

聽到這些嫉妒惡毒的話,莊妃壓根兒就不放在眼裡。

“史妹妹說的也不是冇有道理,本宮也時常與陛下這麼說,讓陛下不要總慣著玦兒,由著他的性子亂來,可陛下卻不聽,反而還說呀,他最喜歡的,便是玦兒有一顆赤誠之心,這一點與他最是相似了,在諸多皇子公主中,也找不出第二個,不寵著慣著他,難道還去寵那些既不上進,又行事蠢笨的嗎?”

指桑罵槐的本事,莊妃可是練到瞭如火純情的地步,三言兩語,就讓史太儀的臉色比吃了屎還難看。

史太儀氣極,一拍桌子站起來,“你罵誰不上進蠢笨如豬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冬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最新章節,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