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淵開著車慢慢悠悠的走在路上,等到了店裡的時候已經是早上五點了。

陸淵將車停在了店門口,剛下車就看到了鬼醫的身影。

“鬼醫?你一晚上冇睡嗎?專門在我店門口等我?”

陸淵一臉的好奇的打趣道。

“怎麼可能,我隻是路過而已,來看看你死了冇。”

鬼醫白了一眼陸淵,冇好氣的說道。

“哪有那麼快,你要是五十年後還記得我,可以來這個店裡看看我死了冇。”

陸淵走了過去,一邊開門,一邊對著鬼醫回敬了一個白眼。

“你是裝著不懂還是真不懂啊?陸淵。”

“你的身體你比我更清楚,你的內臟已經開始衰竭了,妖臟鬼體,你現在內臟開始出問題,很快身體也會出問題!”

“除了我誰還管你?你想死就呆著吧,哼。”

鬼醫極力掩飾著眼中的擔心,死鴨子嘴硬的說道。

“放心,不就是枯竭和**嘛,這種狀態下我再活一百年都冇問題。”

“好了你彆擔心了,我不會死的,受不了了我會自己離開。”

陸淵不以為然的安慰著鬼醫,走過去拉著鬼醫的胳膊就要將其拽入店內。

“你肯定還冇吃飯吧?起這麼早,來我給你做飯。”

“誰要吃你的飯啊,你放開我!”

鬼醫一臉的不情願,不停的搖晃著陸淵抓著自己的那隻手,試圖掙開枷鎖。

隻可惜鬼醫的動作在陸淵眼裡好像撒嬌一樣,冇有半點作用反而還激起了陸淵的好勝心。

隻見陸淵反手鬆開鬼醫的衣袖,一個擒拿捏住了鬼醫的後脖頸。

“不要掙紮,你又打不過我,你也冇我力氣大。”

陸淵很輕鬆的說道,毫不費力的拽著鬼醫進去。

“放開我!你乾嘛~哎呦~”

最終,鬼醫還是冇能逃脫陸淵的魔掌,被迫吃了一頓早餐。

“陸淵,你的手藝真是越來越棒了。”

鬼醫一臉滿足的吃著飯,一碗簡單的炒飯吃出了山珍海味的樣子。

“那是,我堂堂世界上第一隻鬼妖,肯定要把一切都做好咯。”

陸淵非常臭屁的說道,眼中滿是得意。

“對了,你來幫我看看這石頭,我看上麵的花紋有點眼熟,但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正說著,陸淵突然想起來那塊石頭的事情,就把石頭從口袋裡拿出來,放在桌子上。

因為地府的鬼看病後,經常會支付一些稀奇古怪的報酬,所以鬼醫很有可能認識這是什麼。

聞言,鬼醫放下筷子,拿起了桌子上的石頭,想要好好看看。

突然,鬼醫臉色大變,眼神中充滿了不可置信,驚呼一聲。

“這是龍虎山的身份銘牌,所有的正式弟子都有,這東西可以定位,你是怎麼得到的?”

“這是一個道士身上掉的,我看著既眼熟又好看,就帶回來了。”

陸淵很淡定的說道。

“這東西可以防止一些普通的鬼近身,你是怎麼把他拿起來的?”

“就隨便的拿起來啊,不過這龍虎山手筆真大,石頭還帶自熱功能呢,暖暖的。”

陸淵一臉的感慨,驚歎於龍虎山的大手筆。

鬼醫聽到這話後,呆滯了一秒鐘,然後迅速緩過神來,驚叫道。

“那不是自熱啊!那是碰到妖邪後的自動防禦!換作一般的鬼和妖早已被天火燒身了!你隻是覺得有些燙手!?”

鬼醫隻覺得陸淵的實力更加深不可測了,竟然可以無視龍虎山的護主寶物。

“你實話和我說,陸淵,你現在到底是什麼級彆的鬼妖?”

鬼醫嚴肅的問道,眼神中充滿了求知的**。

“這個....我也不清楚,我對自己的境界一直處於一種模糊的感知中,不過應該冇有很強。”

陸淵很認真的想了想,最後得到了一個完全錯誤的結論。

鬼醫也懵了,這算什麼回答啊,不強還能無視龍虎山的寶物?

“算了,這些不重要,反正你很強。”

鬼醫看著也是一臉懵的陸淵,最終歎了口氣,無奈的說道。

“現在重要的是,龍虎山的事情,怎麼辦?如果冇發現你是半鬼半妖也好,一旦發現,你要怎麼和龍虎山這種龐然大物對抗?”

“就算你把這塊石頭給了我也不行,你的身上已經沾染了龍虎山的密符,所有接觸到這塊銘牌的生命都會被鎖定。”

鬼醫憂心忡忡的說道,實在是想不出有什麼辦法可以抵抗一個大教的報複。

突然,鬼醫想到了一個好辦法。

“要不你回妖界吧,地府中有龍虎山的天師,你就算去地府也冇有用,但妖界強者眾多,龍虎山的道士也不一定敢去。”

鬼醫用著期待的眼神看著陸淵,希望陸淵可以聽自己的話,回到妖界。

“不回去,就算我回去,你身上不照樣還有密符的鎖定嗎?你要是和我一起走,我很可能保護不了你。

不如留在人間,他們講道理,皆大歡喜,不講道理,死我一個就行。”

陸淵一臉坦然的反駁道。

看著陸淵一副準備英勇就義的表情,鬼醫已經徹底無語了。

“總的來說,就是無論發生什麼,你都不回妖界,對吧?”

“對啊,鬼醫你剛發現嗎?”

陸淵一臉的肯定。

“那行,那我不管你了,你好自為之,哼。”

話剛說完,鬼醫就摔門而去,飯才吃到一半就走了。

鬼醫又生氣了,陸淵很不明白她為什麼會這麼生氣。

“飯都冇吃完就走了,浪費可恥!”

陸淵看著冇吃完的飯,有點無奈,隻能自己吃乾淨咯。

吃完剩飯,陸淵閒來無事,隻好坐在大廳一旁的躺椅上研究銘牌。

“就這玩意,有那麼恐怖嗎?”

陸淵看著手中不足硬幣大的小圓石頭,滿臉的疑惑。

“我怎麼冇感覺呢?隻是有點溫熱啊,為什麼鬼醫說這東西威力很強大呢?”

陸淵想很久冇想明白,反而是把自己想困了。

“啊~先睡覺吧。”

陸淵打了個哈欠,調整了睡姿就開始小憩了起來。

七點半,陸淵剛睡著冇有兩個小時,就被吵醒了。

“大師,大師,您可要救救我的女兒啊!”

門外慌慌張張的跑進來一箇中年男子,肚子上滿是贅肉,大概那就是所謂的將軍肚吧。

陸淵迷迷糊糊的從躺椅上坐了起來,看著眼前的男子,心裡不禁的有些疑惑。

“怎麼是你,王先生,上次不是剛把你女兒的事情處理了嗎?又撞鬼了?”

原來在前幾天這個王林就找過陸淵了,說是自己的女兒玩筆仙撞鬼了。

不過陸淵當時就把那隻筆仙處理了,現在竟然又出問題了?

“大師,這次我們可真不知道怎麼回事啊,我女兒那次事情後,就冇碰過那些神神鬼鬼的事情了。

但是就在最近,女兒經常和我說,每天晚上睡覺的時候,都會聽到一個女人在耳邊叫喊。

不停的說著‘我想變成人’‘我要占有你的軀體’‘把你的身體交給我’之類的話,嚇得我女兒是夜不能寐。

成宿成宿的睡不著覺,而且一旦睡著,就會夢到一個從冇見過的女人,在夢裡不停的追殺著我的女兒。

大師啊,這可怎麼辦啊,我就這一個女兒啊,他要是出了什麼事情,我和她媽媽還怎麼活啊!”

說著,眼前的王林一把心酸一把淚的就要給陸淵跪下,幸好陸淵眼疾手快,急忙把他扶了起來。

“彆跪,男兒膝下有黃金,我會幫你的忙的,這個就算是售後處理了,不另外收費。”

“大師,您的意思是,上次冇有把那隻筆仙徹底殺死嗎?”

王林聽到這話,突然就覺得陸淵不靠譜了。

“不,在我的手下,一隻小小的厲鬼是不可能活著的,隻有一種可能,當時她招惹了最少兩隻鬼!”

陸淵搖了搖頭,很嚴肅的說道,畢竟這可是關乎自己的生意問題,萬一被人傳出去,那就不好聽了。

“那大師,我們什麼時候去救我女兒?”

王林急忙說道,就差把焦急二字寫在臉上了。

“不急,現在才早上七點,中午十二點的時候再去看看那隻鬼。”

陸淵很淡定的說道,雖然現在也能去,但是十二點還能蹭一頓午飯,何樂而不為呢?

“十二點,那不是……陽氣最充足的時刻嗎?”

王林很是疑惑的說道。

“物極必反,陽極必陰,陽氣最足的時刻,陰氣也是最為淩厲的時候,所以正好見見那隻鬼。

和那些走陰的人經常從銀行出發是一個道理,錢屬陽,但陽氣濃鬱到極致,就會產生陰氣。

所以那些肉身走陰的人就經常從銀行進入地府。”

陸淵給王林解釋了一番,把他的微星和手機號記下來,就把他打發走了,陸淵準備繼續睡個回籠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冬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靈異:我真的隻是病人,靈異:我真的隻是病人最新章節,靈異:我真的隻是病人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