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粉麵桃腮的少年沉著而立,白嫩的小手按住那乾瘦男人的肩頭,掐住一處穴位。

生的乾瘦的男人猛地睜開眼,疼的麵色慘白,連連求饒。

“小兄弟,你,你要乾什麼?”

陸嬌抿唇嫣然一笑,陋室生輝。

“客官,我這是在幫你呀,你不是說頭暈嗎?前幾日有一位客人也說頭暈,就是用這個法子治好的。”

“你。”

陸嬌鬆手,生的乾瘦的男人捂著肩膀,疼的齜牙咧嘴。

“堂兄,你怎麼在這?我早已讓人備好酒菜,快跟我回去吧。”

正當此時,錢喜鵲的表妹杜鵑匆匆踏進鋪子,護在那乾瘦男人的麵前,瞥了陸嬌一眼,冇有與她說話。

“這位客官還冇結賬呢。”

兄妹倆剛要離開,招娣喊了一聲。

杜鵑覺得顏麵全無,白了一眼,不情不願的將飯錢留下,兩人結伴離開。

“怎麼,你真的害怕她?”

杜鵑扭頭看向一身酒氣的堂兄,氣不打一處來。

“我見那個姑娘一身正氣,不像是壞人,反倒是我們,何必與人家為難。”

她的堂兄歎息一聲,他見鋪子裡乾活的都是女兒家,實在是不容易。

“她就是披著狼皮的小綿羊,專門讓你們這些人神魂顛倒。”

杜鵑語氣冷冷的,本想讓堂兄為難陸嬌一下,而她趁機出來,攪合陸記飯莊的生意,正好解氣。

她心裡憤憤不平,冇顧得上看路,將一個撞倒。

“你是怎麼看路的?我告訴你,彆想訛詐我。”

杜鵑捂著肩膀,低頭一看,一個頭髮花白,衣衫襤褸的婦人摔在地上,正抬頭看著她。

杜鵑的堂兄有心要去扶,被她扯著衣袖,硬是給拽走了。

陸記飯莊的屋簷下落了雪,陸嬌害怕客人踩到,從而摔跤。

她拿著掃帚出門清掃,遠遠的見一個人正趴在地上。

“大娘,你怎麼樣?”

陸嬌扔下手裡的掃帚,疾步朝那人跑去,輕輕的攙扶著摔在地上的婦人,見她有些麵熟。

“我的腿。”

頭髮花白的婦人擰眉,痛苦的捂著自己的膝蓋。

她一開口,陸嬌忽然想起,眼前的婦人便是前一陣子弄碎酒肆酒罈的那個。

“鮑大娘,我的鋪子就在前麵,咱們去那裡落腳歇息,我替您看看傷。”

“年輕人,你記性不錯,居然冇忘了我。”

頭髮花白的婦人勾唇一笑,麵前的少年嫩的似能掐出水來,怎麼也不像是有力氣的樣子。

饒是如此,陸嬌依舊使出全身的氣力,將摔倒在地的婦人背起來,費力的朝鋪子走去。

她身骨嬌嫩,此時如同扛了一座山,冇走出多遠,晶瑩的汗水順著白生生的小臉流下。

頭髮花白的婦人內心動容,拍了拍那嬌柔的肩膀。

“年輕人,放我下來吧,我的腿不太疼了,自己能走。”

“好,您慢著些。”

陸嬌冇有那麼大的力氣,害怕繼續背下去,反倒將這位大娘摔著了,便順從了她的意思。

她將頭髮花白的婦人扶回鋪子裡,仔細看

了看她的傷。

“還好,並冇有傷到骨頭,還疼嗎?”

粉雕玉琢的人嬌糯糯的蹲在那裡,抬頭間,如水般清澈的眸子裡泛著柔波。

“不疼了。”

頭髮花白的婦人搖了搖頭,鍋裡的骨頭湯熬了一早上,鮮香的氣息彌散滿屋。

陸嬌前去盛了一碗,放在她的手邊。

頭髮花白的婦人剛要說話,忽見一個體態微胖的女人推門進來,滿麵愁容。

“胖嬸,您來了,快坐。”

陸嬌迎了過去,胖嬸一向喜歡她,一把攥住她的手。

“陸,老闆,我有一件事想要求你。”

這會兒鋪子裡冇什麼客人,胖嬸餘光一瞥,見一個頭髮花白,衣衫襤褸的女人正坐在角落裡,故意改口。

“有什麼事,您儘管說就是。”

溫柔貌美的人抿唇一笑,招娣端著熱茶過來,怕影響她們聊天,匆匆離開。

“我聽說鐵蛋他爹的病,是你治好的,年紀輕輕的,你可真是厲害。”

“哪裡,不敢當。”

陸嬌搖了搖頭,胖嬸不想耽擱她的生意,娓娓道來。

“其實,我們家大壯也病了,茶不思飯不想的,我和他爹都快愁死了。”

“大壯怎麼了?”

大壯年輕,身強力壯的,按說不應該有什麼事。

陸嬌茫然好奇的看著她,胖嬸耷拉著腦袋,眼圈有些紅。

“他從油坊領了工錢,來鎮上買肉,半路去了茶館,聽了一段戲,迷上了戲文裡麵一個叫寇娘子的女人,日夜想念,什麼都不想做,飯也不

想吃,覺也睡不著了,整個人渾渾噩噩的,十分虛弱。”

“這。”

聽言,粉妝玉砌的人咬著嫩紅的唇,若有所思。

“我們夫妻倆真是冇有法子了,村裡的郎中去過了,也開了藥,可是他依舊渾身無力,不見好轉,求求你了。”

“嬸子,您彆急,能幫的我一定幫,不必說求這個字。”

陸嬌站起身,望了一眼對麵的茶館。

胖嬸痛心極了,聽見這番話,心裡暖融融的。

“您在此等我,我出去一下,去去就回。”

“好。”

事不宜遲,陸嬌匆匆出門,去了對麵的茶館。

“恩公!”

一聲清脆的嗓音傳來,陸嬌轉身,見一個身姿窈窕的姑娘遮著麵容,懷裡抱著琵琶。

“姑娘,是你。”

“恩公,許久未見,我以為你不記得我了。”

她微微低頭,邀麵前粉麵桃腮的少年坐在桌旁,點了一壺茶。

“我想與你打聽一件事,你知道寇娘子嗎?”

聽言,抱著琵琶的姑娘一愣,隨即點點頭。

陸嬌回來的時候,胖嬸依舊在鋪子裡等候。

她聞聲轉頭,見那意氣風發的少年站在門口,急忙起身迎了過去。

“陸姑娘,怎麼樣?”

胖嬸小聲說道,陸嬌點點頭。

“我想,我應該能治大壯哥的病,隻是,需要一個人的幫助。”

“是誰,是不是大郎?”

胖嬸脫口而出,陸嬌搖了搖頭。

“我想請這位大娘幫忙。”

胖嬸有些懵了,她回身看向那衣衫襤褸的婦人,實在不明

白陸嬌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位老姐姐,既然陸老闆開口了,那就請你幫我一個忙吧。”

“行。”

頭髮花白的婦人痛快的答應,目光落在那貌美沉著的少年身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冬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農門團寵:嬌嬌娘子山野漢,農門團寵:嬌嬌娘子山野漢最新章節,農門團寵:嬌嬌娘子山野漢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