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忌之雙生花 第2章 遇見故“人”

小說:神忌之雙生花 作者:野驢嗲嗲 更新時間:2022-10-02 23:37:37 源網站:SiLuKe

-

這男子身著鎏金錦袍,腳踩嵌玉長靴,唇邊的八字須略顯油膩。

按張滾滾的刻板印象來說,神仙應是不食人間煙火,超凡脫俗的姿態。再不濟,也至少不會長得像暴發戶一般。

可這人穿金戴銀好不招搖,與自己現在的穿著比起來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上。

若是按穿著論品階,眾人見了,定是要喚他一聲天帝罷。

這油膩男子拖起張滾滾的手,卯起一股親熱勁,道:“您快去看看吧!又有百十來個仙塔倒了,可等著你去補呢!”

張滾滾附和著尬笑一番,畢竟分不清敵友,還是少說話穩當點兒。

雖說這人稱自己為天帝,可是並無半點崇敬之意,這難道不是個天帝為尊的世界?這身體的原主的靈魂又去了哪裡?還有剛剛那個奇怪的聲音怎麼不見了?這裡又該如何驅動仙法?他要補的燈塔到底是何物?

一切的謎團都還未解開,張滾滾懸著的心始終不能放下。

張滾滾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戳了戳那油膩男子的肚子,又看看自己身上的衣物。

男子也看看他,又看看自己,立即心領神會道:“哦,對對對,咱去換身衣服吧,可彆丟了咱天界臉麵。”

“?”張滾滾輕皺皺眉,好歹自己身份是天帝吧,怎麼還能被人說丟臉呢?

被帶回神殿的一路上遇到了形形色色的“神仙”。

準確的來說,張滾滾並不知道有一些東西是不是神仙。

他們各自都樣貌怪異,鮮少有正常的人形體態,有的甚至可以用麵目猙獰來形容。

“難道這裡的神仙多是動物變得?”張滾滾心中嘀咕,雖十分好奇,可也得裝作鎮靜的樣子。

好在,這裡的神仙貌似都不太有禮貌,見著他這個天帝的態度相當淡然,就似冇當他存在一般。

不過,這無疑是對張滾滾這個冒牌天帝莫大的幫助,畢竟要想在這個鬼地方苟到回家,就得能躲就躲。

“進吧!”

“啊,這?”映入眼簾的是一處塌了半邊的破落草屋。

“哦!是這樣的,最近天界新晉了天官,叫曲沅君,可是個厲害的。”油膩男子連連辯解。

“可他啊,就是為人有些挑剔,硬是尋了十幾處殿宇才找到一處他看得上的,可偏偏就是您的邛崍殿。”

他繼續歎氣道:“天帝你也知道,我們這安排殿宇的也是有難處的。若是安排吧,那是你先選中的地兒;可若是不安排吧,倒是辱了你素來愛惜人才的名聲。權衡利弊之下隻得以大局為重,委屈您了!”

“不委屈,不委屈,人纔要緊嘛!”

張滾滾附和道,倒像是說到這油膩男子的心坎上了,男子又連忙回道:“就知道您寬宏大量!”

進了茅屋中,果真跟心中料想一般無二,屋內黑壓壓一片,無甚陳設,隻放著些年久失修的破爛桌椅,一個並無門簾的朽木衣櫃,和一堆高高的乾草垛。

張滾滾是屬實冇想到,堂堂天界竟有如此酸楚之地,竟還冇有自己動物園中“驢大爺”睡得地方寬敞。

環視一週後,張滾滾開口道:“無窗?”

男子拍手道:“有的,不過……”

男子欲言又止,將張滾滾牽到草堆旁,惋惜道:“原本這是窗,隻是天帝你前日新喪時不知何處跌落一隻蠢驢,將這好好一處房屋砸的稀碎。”

“吾等本是想將這草屋修好,可是你也知道,天界眾神吃、穿、住、行憑著意念揮手即成,實在是找不到會乾這工匠活的,就隻能在此擱置了。”

“不過,也好,眾仙君們無聊時,還能來這兒拿草垛喂餵驢,也算是這蠢驢八輩子修來的福氣。”

張滾滾深歎一口氣,自己雖是個潑辣的性子,可畢竟人到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嘛,“能屈能伸,苟活法則!”,待自己懂得如何施法,必要讓這些人知道誰纔是大小王。

“哼~哼~哼~”

屋外傳來的聲音十分耳熟,張滾滾頓下步子仔細聽了聽,他確信是“驢哼哼”冇錯!

他邁著飛快的步子衝了出去,繞到草垛背後,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健壯的四隻蹄子,整個就是一個金剛芭驢的樣子。

“果真是‘故人’,不對,是‘故驢’。”

張滾滾難掩心中喜悅,衝上去就抱住了它。

說起這驢,可與張滾滾有剪不斷的緣分。

十八歲那年,張滾滾與幾個要好的孤兒院的朋友去山中玩“探險”,一個腳滑滾到山底去了。

眾人去山底找了他三日,卻不見蹤影,都以為他必定死無全屍了,甚至去警察局報了案。

可是第四日,張滾滾卻毫髮無傷的出現在眾人麵前,甚至還向眾人炫耀自己是第一個找到工作的。

後來,在眾人的逼問下,他才說道:“我也以為我死定了,昏睡了幾日,可是昨晚夜裡,我被一隻驢馱著進了動物園,被園長叫醒的……後來園長聽完我的經曆居然主動要求我和驢一起留下。”

雖然眾人都覺得張滾滾在胡謅,可是隻有張滾滾才知道,這驢真的是自己的救命恩驢。

此後,他就一邊在動物園上班,一邊照顧他的救命恩驢。

而這驢哪裡都好,長得也是眉清目秀,可就是嗓子不太好,隻會“哼~哼~哼~”的叫,所以張滾滾就親切的叫它“驢哼哼”。

這驢見著張滾滾也似見著了故人,一個勁的在他身上蹭啊蹭。

張滾滾扯起驢耳,嘮起了家常。

他絲毫冇有注意旁邊還站著另外的人。

“吱靈君,他怎麼了?”油膩男子也愣了愣,屬實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天帝的行為。

“額,這,他……特殊喜好?”

“我看他腦子多半是被這蠢驢給踢傻了!”一陣清冷的嗓音傳來。

眾人見了來人,都伏下身子拜了拜,“祁陽君”。

張滾滾:“?”

張滾滾捂了捂“驢哼哼”的耳朵,不滿道:“這位仁兄,人身攻擊無妨,驢身攻擊乾什麼?他可有得罪於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冬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忌之雙生花,神忌之雙生花最新章節,神忌之雙生花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