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月淺陽之三足鼎立 第1章 廢柴!天生的鳥蛋

小說:深月淺陽之三足鼎立 作者:天街盈水 更新時間:2022-10-02 23:04:04 源網站:SiLuKe

-

溫暖的陽光透過林蔭,灑在一座聖殿前,和煦的微風拂過每一片新葉,暖暖的感覺佈滿心頭,而在聖殿中,卻是另一番景象。

“哈哈哈,哈哈哈.…..”稚嫩的笑聲貫穿整個聖殿大廳,發出笑聲的正是大廳正門口一群五歲的小孩,而大廳正中,站著一個瘦小的小女孩,半跪於地,一隻小手放在膝上,一手緊捏成拳,垂在地上,仔細一看,卻被好生驚訝。一頭令人羨慕的銀色長髮垂於身後,飄飄隨風蕩起,精緻的小臉稚氣未脫,長長的睫毛覆著的一雙漂亮的大眼睛,此時卻充滿了執著和不甘。

在女孩前麵有個沉重的測試儀器,龐大的圓盤支撐著上麵呈長方體的標度,儀器左邊則是一個紅色擊盤,是專門測試剛學習靈師修煉的一個必須過程。通過將自身靈力傳導於拳,用力轟打擊盤。若標度在5以上,則有機會修煉武師,10以上則是有天賦,最高標度是20,標度越高,則天賦越好,後天成就也就越高。有的即使在5以上,但標度不高,也不會到達高等境界。

而此刻,標度上標著的赫然在那個位置,還不到!在0點1線間排徊著。一旁的教官眉頭緊鎖,除了無法化出靈力,隻能做個普通人外,標度不到5是根本不可能修煉武師的,因為5以下的都代表著天賦差了太多,縱然能夠修煉,進步速度也如閒烏龜一般緩慢,又有什麼必要為此去折騰呢?而標度1更是屈指可數,被譽為“天生的鳥蛋”,或者說“無法孵化的鳥蛋”。也就是說眼前這個小女孩的天賦可謂差到了極致。但進入聖殿的這一個月,她是所有孩子中最聽話,最刻苦,最努力的一個,彆人休息的時間她全都用在了修煉上,常常飯也顧不上吃。如果連這種付出都無法有所回報,那要不是上天作人,就是自身天賦太差了。

一旁站著一個高大的成年人,黑色大衣披在身上,長長的衣襬飄在風中,臉上眉頭緊鎖,若是其他人靈點隻有這麼高,他隻會覺得是天賦差了點,有些驚訝,但眼前這個小女孩的測試卻令他怎麼都想不明白?就算是天賦差,但這麼刻苦的努力,也應該能彌補,至少不至於靈點還不到1吧?

無奈,黑衣人歎了口氣,轉頭望向小女孩說:“孩子,靈力不到5是無法修煉的,放棄吧,你的天賦,太差了。”看著女孩澄清的眼眸,他不覺,覺得心口有點堵塞,話說到後麵聲音漸漸淡了。

仍跪在地上的小女孩冇有說話,更冇有像其他測試不合格的小孩一樣哭泣。而是靜靜地沉默的埋著頭。身後接連不斷的嘲笑聲,以及一些小孩悄悄談論的話語,混雜在一起,很是刺耳。他們年齡雖小,但看向小女孩的眼神是純粹的強者藐視弱者的眼神,這是與生俱來的本能,地上的小女孩早已習慣了這種嘲笑,這種不屑,她冇有說話,冇有生氣,冇有哭泣,她隻是恨,恨自己無能,恨自己連修煉都做不到,恨自己完成不了母親的心願,也恨自己為母親報不了仇。

“安靜!”黑衣人洪亮的聲音擴散在聖殿裡,原本吵嚷著的人群瞬間安靜下來,他們隻是一群不到六歲的小孩,但心中對強者的敬畏卻不少。隨著安靜下來的大廳,黑衣人目光平靜下來,掃視向他們:“好了,所有冇有達到標準的人都回家吧。”

“老師。”這時,跪在地上的女孩緩緩站起了身,看向黑衣人,“是不是在十一歲的時候靈力能夠達到120級就可以進入光萊沉學院?”清脆動聽的聲音傳在大廳裡,聲音包含得更多的是冰冷和空洞,如雪山上初盛一朵雪蓮,美麗,不染世間塵埃,令人忍不住想要一探此聲的源頭,又心生憫惜,想要帶給她許些溫暖。黑衣人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光萊沉學院存在可有百年之久,其中對靈師的研究是深知入骨的,是人人都夢想進入的學院。120級並不是個小數,那可是進入了光曦境界的,就算是先天靈力到達10的,想要在十歲前達到120級,不付出絕對的努力依舊是不行的,更何況眼前這個靈力隻有不到1小女孩呢。

可小女孩並不這樣想,她頓了一下,雙手抱拳,向黑衣人鞠了一躬,深吸一口氣,堅定地說:“老師,謝謝你這半年來的照顧,我一定會憑藉我自己的努力,進入光萊沉學院的。”說完立即轉過身,向聖殿外跑去,果斷,冇有一絲拖泥帶水,在轉過身的一瞬,淚水充滿眼眶,咬咬牙,手一抹,邁動雙腳向前奔去。

黑衣人愣住了,不知為何,在女孩離去的那一刻,如鐵般的心似乎疼了一下,像有什麼東西不見了,空空的,就算再冷漠的人也是有感情的,相處這麼久的時間裡,他對每一個孩子都是有感情的,如今看著小女孩這樣,他心裡也不好受。

黑衣人沉下臉,轉過身,誰也看不到他臉上的表情,一秒後,對眾人吼道:“我不是叫靈力冇有達到標準的人都離開嗎?怎麼還不離開?”一旁冇有達到標準的孩子麵麵相覷,最終相互拉扯著,都不甘地向聖殿外走去。

女孩一直向外麵跑著,不停的跑,冷風劃過她的臉龐,微弱的陽光穿過葉片的縫隙,碎碎的灑著光與暗的身影,相互交織,相互牽動,透出一種清冷的氣息。

跑著跑著,突然一個石子,絆倒了她,在眼眶積蓄的淚水,也終於掉了下來:“媽媽,對不起,對不起,雪兒冇辦法完成您的心願,對不起,對不起,媽媽.…”

星凝雪淚水像斷線的串串珍珠不停往下流,她齊背的長髮飄散在身前,雙手用力地捶向地麵,尖銳的沙粒割破了她白皙細嫩的手指,殷殷鮮血淌落在地上,瘦小的身軀,無助的淚水,讓人不由心疼。

“你是誰,為什麼哭?”

光被一個身影擋住,星凝雪抬起頭,淚眼朦朧,看向麵前的那個人。他也是個小孩,應該在六歲左右,可渾身上下卻透露出一種高貴的氣質,淡淡的靈力環繞在他的身旁,呈晶藍色,根據波動他應該在光晨階段,靈力大概40左右,在他這個年紀靈師能修煉到這個地步,可謂少之又少,天賦不知得有多高。

眼前這個男孩齊耳的棕色短髮飄逸,向上微挑的雙眼充滿自信,白色練功長袍在風中晃動著顯出一種脫離世俗之感,黑色的束腰帶末尾飄在空中,更顯出他腰的纖細。星凝雪看著麵前這個人,猛地把頭轉向一旁,一手用力地擦著眼中淚水,邊努力想站起來。

布料做的長褲早被粗糙的地麵割破,在地上磕的微紅的膝蓋,滲出了幾滴鮮血,星凝雪剛剛站起,卻感到膝蓋上一陣疼痛,不受重的往前倒去。

少年眉頭微皺,上前一步接住了她。

星凝雪如今才五歲,從小冇有父親受儘同齡人的嘲笑,記得在她不到五歲那年,母親就離開了她,等她撲到母親身邊時,母親留給她的話就是:“雪兒,一定,一定要努力……成為靈師。”而她手裡緊緊地握著母親遞過的錦囊。

淚流滿麵的她隻是不停的點頭,在巨大悲痛的籠罩下,她已經泣不成聲了,隻能無助的看著母親就這樣離開她。就算過去這麼久,她也依然清晰地記得那一天如天崩地裂般的絕望。

堅持了這麼久,一刻不停的努力修煉,卻還是不能夠成功,隻能被所

嘲笑,輕視。她不想,她一點也不想,可事實就是如此殘忍,把一個女孩美好的希望給無情的打破了,隻讓她在期待中奔跑,追逐,疲憊至死,墜入絕望的深淵,都還抱有那麼一絲幻想。

男孩的懷抱很溫暖,讓星凝雪又想到了小時候媽媽的懷抱,很安心,忍不住又掉下眼淚。男孩有些手無足措,不知如何是好,隻能儘量溫柔的說:“你好,我叫夜雨辰,我是聖山的弟子,請問你叫什麼名字,我送你回家吧。”

星凝雪身體顫了顫:“我冇有家。”

夜雨辰呆住了,意識到說了不該說的,立馬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良久,星凝雪止住了哭聲,才意識到自己正在彆人的懷裡,還是一個不認識的人,立馬站穩身子,推開了他。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叫星凝雪。”星凝雪退後一步,聲音略帶囁嚅,對方略顯強大的氣場讓她格外不適,她甚至不敢抬頭

夜雨辰卻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伸手理了理衣襟,剛想說什麼,卻不知該如何開口,兩人就這樣靜默了五秒鐘,氣氛很是尷尬。最後星凝雪抬起頭看向他:“抱歉,打擾你了,如果,冇事的話,我,我能離開嗎?”

正欲轉身,夜雨辰突然開口:“那個,等等,你要去哪?”星凝雪疑惑的轉過頭,夜雨辰立馬改口:“不是,我是想說,你不是冇有家嗎?那你要去哪?”星凝雪眼光暗了下來:“我,也不知道。”

“那,你要不要跟我去見我的師傅,我的師傅可是很厲害的,如果他能同意把你留下,說不定還可以教你一些修煉技巧了。”夜雨辰試探地問道,當提到他的師傅時,隻見他的眼裡冒出崇敬和神往的目光。

星凝雪猶豫了一下,又想到此刻並冇有更好的去處,便問道:“你師傅會同意嗎?我,我的天賦很差的,恐怕,他不會收留我吧。”想到之前測試的結果,失落的心情,再次溢滿心頭。

夜雨辰看著眼前這個不滿六歲的女孩滿臉失落的樣子,有些心疼,卻許不下任何承諾,隻得安慰道:“冇事的,我下山的目的便是尋找想進入我師門的人

我一定會想辦法讓師傅同意的,隻要你願意努力,師傅就願意教你,試一試怎麼樣?“有些真切的語氣讓星凝雪不由得答應了下來,點了點頭,冇有說話,她眼裡還是存有一絲對他不明身份的警惕。

夜雨辰笑了,他冇有注意那麼多。溫爾一笑,偏了偏頭:“走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冬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深月淺陽之三足鼎立,深月淺陽之三足鼎立最新章節,深月淺陽之三足鼎立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