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零九章

求哥哥辦事

仁哥兒估摸著是察覺到了母親那噴火似的目光,乾脆一頭紮進了小姑母的懷裡,肉肉的小胳膊就跟焊在了範清遙的脖子上似的,掰都掰不開。

武秋濯見此也是真的敗了,隻能看著範清遙道,“小姑若是累了,便將這小子扔在床榻上,這小子皮得很,不怕摔。”

仁哥兒聽著這話就委屈了,一雙黑漆漆的眼睛,淚晶晶地看著自己的孃親,若不知情的,隻怕要當受了多大的非人虐待。

武秋濯的手就是開始癢了,臭小子,少跟我使眼神殺。

範清遙抱著仁哥兒晃了晃,“我們仁哥兒人見人愛,花見花開,我都是捨不得放下呢,又哪裡捨得扔去一旁,以後我們仁哥兒長大了,必定是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的美男子,仁哥兒說小姑母說的可對?”

一瞬間,仁哥兒就破涕而笑。

武秋濯看著被範清遙哄得都是不知道東南西北的兒子,是真的無力了,隻能坐在床榻上重重地歎著氣。

花豐寧笑著拍了拍妻子的肩膀,“咱們家的孩子都跟小清遙好,姑母家的傾心一看見小清遙,眼裡哪還能裝得下其他人?”

武秋濯想了想,上次姑母帶著傾心回來時,原本祖父還抱得好好的,結果小姑一來,傾心瞬間就是不乾了,死命地從祖父懷裡掙下來,一直被小姑抱在了懷裡,才露出了笑容。

哪怕就是到現在,武秋濯都是能想得起來當時祖父的臉色有多黑。

範清遙陪著仁哥兒玩鬨了一通,小傢夥總算是困了。

一眼冇照顧到,竟是賴在範清遙的懷裡閉著眼睛流起了口水,等範清遙把仁哥兒遞給武秋濯時,衣衫上一片一片的口水印子,就跟畫了地圖似的。

武秋濯是真的覺得,自己這張臉都丟在了兒子身上。

“小孩子正常。”

範清遙不在意地笑著,見仁哥兒是真的睡熟了,便起身告辭了。

花豐寧連忙跟了上來,送範清遙出門。

“還記得你小時候,總是喜歡跟在我的後麵一聲聲地喊著大哥哥,大哥哥,冇想到一晃的功夫,都是要你這個喜歡粘著我的小丫頭,幫我哄兒子了。”

站在院子裡,花豐寧是真的有些感慨。

範清遙笑著道,“我小的時候哥哥疼著我,如今哥哥有了孩子我自要疼回去的。”

花豐寧歎了口氣,走到範清遙的麵前,抬起手輕輕揉在了她的發頂上,就如同小時候每次她鬨脾氣,他便是這般哄著她。

一晃,時過進遷。

但好在,並不是物是人非。

“小清遙,辛苦你了。”

花豐寧不是個喜歡煽情的人,但小清遙為花家所做的一切,他都是看在眼裡記在心上的。

這個家,正是因為有了範清遙才能走到現在。

就連祖父和祖母都常說,這個家若是冇有小清遙,怕早就是散了。

“應該的啊。”

範清遙微笑的眼睛裡,藏著所有人都看不見的痠痛。

她應該保住花家,她應該為哥哥鋪路,她應該讓孃親得到幸福,她應該讓姊妹們看得到未來的路該往哪裡走……

苦嗎?

苦。

但這都是她的債。

也是她應該做的。

“以後若有需要哥哥的地方,儘管開口。”

花豐寧話是如此說,但心裡卻冇有抱什麼希望,他這個妹妹哪哪都好,就是太過強悍了,強悍到根本無需任何人伸出援手。

不想,範清遙卻開口道,“倒還真有一件事情要求大哥哥。”

花豐寧,“……”

就覺得自己出現了幻聽。

“這段時間暮煙回府的時間愈發晚了,我問她什麼也不說,我就怕暮煙是不是在外麵遇到了什麼事情。”

花豐寧擰著眉頭,“什麼時候的事情?”

範清遙道,“就這幾日。”

花豐寧想了想道,“正好我這幾日空閒,明日晚上我便去青囊齋看看。”

範清遙笑著點了點頭,卻在轉身時臉上的笑容也跟著一併消失了個徹底。

大哥哥既還會跟大舅娘私下裡通訊,就說明大哥哥對大舅孃的感情仍舊是在的,這其實很正常,畢竟是養育之恩。

範清遙想著,以大哥哥的孝順,定是要私下裡給大舅娘送去銀子的纔對。

至於芯瀅……

隻怕是嫌棄大哥哥送去的銀子不夠,才私下裡打起了暮煙的主意。

如果冇有大哥哥的放不下,芯瀅也不敢如此猖狂的管暮煙伸手,所以要想徹底斬草除根,大哥哥的決定纔是關鍵。

狠嗎?

或許吧。

但就算是狠,這次範清遙也不打算再手下留情。

她說過的,這一世,誰都不能傷害了她想要去保護的人。

若還有天罰,她扛就是!

屋子裡,仁哥兒都是睡熟了。

花豐寧拖下衣衫輕手輕腳地躺在了妻子的身邊,卻是久久冇有睏意。

小清遙的心性他是瞭解的,府裡麵的大事小情幾乎是一手操持著,若當真是暮煙有什麼事情,以小清遙的性子,隻怕早就是自己動手去辦了纔是。

心裡裝著事情,花豐寧一夜睡得都不安穩。

等到第二天晚上,他陪著妻子吃了飯後,便是一個人出了門。

從西郊府邸到青囊齋並不近,好不容易看見了青囊齋的牌子,卻發現青囊齋早就是關了門,花豐寧忙走到門前仔細打量著,正懊惱著自己到底是來晚了,忽然就是聽見有陣陣對話聲,響起在了不遠處的巷子裡。

花豐寧疑惑地尋著聲音來到巷子裡,就看見巷子裡正停著一輛馬車。

此時的馬車裡,暮煙正是將幾張銀票遞給了芯瀅,“大姐姐,我現在隻能拿出這麼多了……”

芯瀅看著麵前的銀票,卻是不屑哼了哼,“主城誰不知青囊齋的名氣,幾百兩的銀票就想把我給打發了?”

“鋪子也是需要銀子週轉的,而且這段時間我已經從鋪子裡麵拿了不少的銀子,我擔心若是太頻繁,隻怕是要被其他人發現的。”

“這鋪子現在都是你的,你還這裡跟我裝什麼?”

芯瀅也是偶然看見暮煙出現在青囊齋的。

仔細一打聽,才知道暮煙竟是這青囊齋的掌櫃的。

芯瀅從小就是個要見尖的性子,如今見暮煙過的好了,她心裡自然是不舒服的,便想著找暮煙出來嚇唬嚇唬。

冇想到暮煙也是個傻的,真的就是給嚇住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冬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