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巾幗 第二百八十四章 河野三郎服毒自儘

小說:鐵血巾幗 作者:輕舟遠房 更新時間:2022-10-02 08:22:52 源網站:SiLuKe

-

何山郎極力狡辯,一口咬定錢善仁挾私報複,高文和搜查了幾個房間,一無所獲,小院裡空蕩蕩的,一棟房屋,一棵沙果樹,一個青瓷大缸,印製假幣的設備也是很大的,還能藏到哪裡,陸珊思考著,在小院裡轉了幾圈,目光落到果樹底下的青瓷大缸上。

青瓷大缸很別緻,圓圓的,粗粗的,很矮,高度不足一米,陸珊感到這個青瓷大缸有些眼熟,似呼在哪裡見過,啊,陸珊想起來了,今年春天,蝙蝠行動隊剛剛組建的時候,破獲個一個日本人地下信號站,在嘉陵江左岸,日本人地下信號站也有這樣一口青瓷大缸,在青瓷大缸下有一個地道,地道裡隱藏著武器和信號發射架。

陸珊來到青瓷大缸近前,看了看,青瓷大缸堆滿了各色沙果,有通紅的,有確青的,有半生不熟的,陸珊思索了一會兒,對郝明貴說:“大貴,把這個青瓷大缸挪開。”

“是”郝明貴走了過來,抓住青瓷大缸的缸沿,雙手一使勁,“吱——”把青瓷大缸退出幾米遠。

果然,青瓷大缸挪開以後,露出一個洞口,洞口連著地道,“呼——”一股油墨氣從洞口了放了出來,嗆得陸珊得了幾個噴嚏,洞口有木梯子,陸珊就要沿著梯子下到地道裡,高文和喊道:“陸參謀等一等,我來!”高文和端著手槍,和郝明貴先後沿著木梯子下到地道,陸珊跟在他們身後,也下到地道裡。

地道不深,但很寬敞,空間很大,油墨氣味逼人,陸珊和高文和、郝明貴不得不把口鼻捂住,四台印製假幣的設備,十幾桶顏料,靠東側的木架子上堆滿的白色軟紙,西側十幾隻木箱子,高文和過去,打開木箱子,裡麵慢慢的假幣,一捆一捆的,已經打包完畢。

“很隱蔽呀,幸虧陸參謀機靈,我記得在嘉陵江左岸也發現過這樣一個地道,不過,哪裡麵都是武器。”郝明貴驚訝的說,高文和回答:“大貴,你的記憶很好,嘉陵江左岸,我們破獲過一個日本人地下信號站,他們也是用一口青瓷大缸做掩護,青瓷大缸地下就是地道口,哎,日本人冇有長進,就是這一點小伎倆。”

有一個綠色的鐵皮箱子,緊靠在牆壁,高文和過去打開鐵皮箱子,發現裡麵還是一部電台,“陸參謀,是一部電台!”

陸珊過去看了看,是一部德式微型電台,tom——201型,功率強大,缺點是必須使用特製的電池,“是個好東西,很少見的微型電台,歸我們了。”

“這裡冇有武器,都是假幣印製設備和材料”陸珊說:“看來,這夥敵人分工明確,隻負責販賣假幣,其他的事不參與,我們上去吧,看看這個何山郎還有什麼話說。”

陸珊三個人從地道口爬了上來,赫平問:“怎麼樣,有發現嗎?”陸珊笑了笑,回答:“一應俱全,假幣印製設備和材料都在裡麵,微型電台,還有十幾木箱假幣,足足有上千萬。”

陸珊,赫平二人正在說話,突然,身後“酷通”一聲,陸珊回身觀看,習慣性上的掏出手槍,看到那個何山郎栽倒在地,那個小田哥蹲在一旁,大喊道:“三賽,三賽(先生)!”危機之下,小田哥說出了日語。

陸珊過河赫平走了過來一看,何山郎躺在地上,嘴角和鼻孔流出一絲血跡,額頭呈現青紫色,人已經冇有了氣息,很顯然是服毒自儘了,李久福很尷尬的說:“陸參謀,這——,我一不留神,何山郎就咬住外衣鈕釦自殺了,還是我大意了。”

赫平擺了一下手,插話說:“這個不怪你,向這樣的死硬分子,就是活著也不會說什麼,死了省事了。”赫平看了看小田哥問:“閣下,應該是日本人,情急之下說話出了日語,說吧,這個何山郎還是個什麼人。”

事已至此,小田哥向赫平鞠躬說:“長官,我有一個請求,希望能夠安葬何山郎先生,何山郎先生是一個技術專家,印製假幣,隻是奉命行事,冇有在軍中擔任過職務,冇有什麼惡行。”

”赫平回答:“我們華夏人和你們日本人殘暴不同,華夏人仁愛心慈,允許你們安葬何山郎,說吧,何山郎究竟是什麼人。”

小田哥也是日本人,日本名字叫安田一,何山郎日本名字是河野三郎,他們都是日本本州人,河野三郎是小田哥的師父,多年前二人成為滿洲株式會社雇員,一直在滬江、金陵等地作生意,也從事一些情報蒐集活動,兩年前河野三郎帶著小田哥來到津縣,買下了這座宅院,還挖了地道,主要是印製假幣,冇有作過其他的事。

何山郎果然是河野三郎,陸珊順藤摸瓜,釣大魚的計劃實現了,河野三郎已自儘,其他人知道情報有限,陸珊正要下命令收隊,突然,院門外響起了汽車的刹車聲“吱——。”

過了一分鐘的時間,“噹噹,噹噹噹,噹噹”響起了敲門聲,敲門聲很有節奏,附和暗號的特征,高文和擺了一下手,意思還是做好戰鬥準備,大家抽出手槍,魯明走向院門。

“嘩——”魯明拉開門栓,打開大門,進來一個矮胖的中年人,四十左右,油光滾圓的一張臉,身穿黑色綢緞外套,戴著黑色男士禮帽,看到開門的是魯明,有些疑惑的問道:“怎麼是你,小田哥哪,門外是誰的洛克麪包車,很氣派啊。”

魯明關上院門,指了指沙果樹底下,回答說:“小田哥在哪裡,你也過去吧!”矮胖的中年人看到院子裡站著幾個陌生人,小田哥雙手反背在身後,神情沮喪,明顯感到氣氛不對。

矮胖的中年人馬上換了一副麵孔,拱手說:“啊,我走錯地方了,失禮了,失禮了!”說著轉身就要裡離開,魯明手裡的日式十四式手槍對準矮胖的中年人的前胸,日式十四式手槍是魯明剛剛的戰利品,魯明聲音不高,但是很威嚴,“舉起雙手放在腦後,轉過去!”

矮胖的中年人驚恐的看著麵前黑洞洞的槍口,慢慢舉起雙手,聲音顫抖的問:“你們是什麼人,我是個正規守法的商人,你們不能這樣對待我。”

魯明從矮胖的中年人身上搜出一把勃朗寧手槍,冷笑著推了矮胖的中年人一把,“我們是什麼人不重要,關鍵你是什麼人,走——。”

矮胖的中年人走了幾步,來到陸珊麵前,陸珊看著他,口氣嚴厲的問道:“先生,姓名,作什麼的,來這裡有什麼事?”到現在,矮胖的中年人認識到了自己的處境,他和小田哥對望了一眼,有氣無力的回答:“鄙人是金夏銀行職員程建,來這裡找何山郎先生。”

“奧,何山郎先生,我們查明這個何山郎是個日本人,日本名字是河野三郎,製造販賣假幣,現在已經畏罪自殺,程建先生,你有什麼要說的嗎?”陸珊語氣平和,隱含著不可抗拒的威嚴。

程建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低聲說:“我知罪了,我參與了河野三郎製造販賣假幣的事情,我願意交代一切,求長官從輕發落。”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冬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鐵血巾幗,鐵血巾幗最新章節,鐵血巾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