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的雷淩子已經滿目瘡痍,雖然他戰勝了強敵,但此前被偷襲以及如今的戰鬥讓他傷勢十分嚴重,全身上下肌膚破壞,兩條青蛇也留下了深深的牙洞,更不要說殘留在體內的毒液。

這些蛇毒不是凡品,即便是雷淩子不斷催動著雷電也無法將其徹底湮滅,何況如今自身的經脈已經斷裂,全靠一副肉身強行支撐著,如若無人來救,恐怕命不久矣。

“真是狼狽,要是讓那個叫葉千明的看到怕不是要被笑話死……”

雷淩子強忍著疼痛坐在地上調息氣息,雖然用處不大,但他也不會坐以待斃,隨後又拿出一瓶釋靈丹服下,但是丹田生出的源源不斷的靈力卻因為經脈的斷裂無法用以回覆身體,大多成了無用功,讓雷淩子不禁大罵不停。

就在這時,突然有一道身影朝著雷淩子的方向迅速趕了過來,雷淩子一驚,拖著破爛不堪的身體要起來迎擊,卻發現來者竟然是老人藍方。

藍方依舊是一副悠悠然的麵孔趕了過來,“意外”發現了瀕死的雷淩子後也不由得驚訝萬分,落下來後說道:“小友竟然在這裡?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雷淩子顯然對藍方之前和自己作對的事情耿耿於懷,但此時也不得不低頭說道:“被襲擊了,那個學宮線人是青蛇寨的人,真正的線人應該已經被髮現了,我將那青蛇寨的青大給殺了,但傷勢很重,快點拿些丹藥來!”

“竟然如此?!”

藍方一臉驚訝地表情,隨後又是愧疚,“是老漢我的錯,本想著讓你和葉小子、夏丫頭他們離的遠些,少些事端,卻讓你遭了這樣的罪,來,我現在就給你回覆的丹藥。”

雷淩子鬆了口氣,隨後便看到藍方從納戒中拿出了一瓶丹藥,打開後是一粒青綠色的丹藥,散發著誘人的氣息:“服下吧,這是宮主專門給老漢以備不時之需的靈丹。”

雷淩子麵色蒼白,冷汗直流,忍著劇痛點頭,就要接過,就在這個時候,一道九彩劍光毫無征兆地飛襲過來刺向藍方!

“什麼人?!”

藍方大吃一驚,身形立刻暴退而去,遞到半空中的丹藥也落到了地上,與此同時一道身影從天而降,手持長劍繼續追擊藍方,正是葉千明!

藍方瞳孔微張,不由得說道:“冇想到你竟然……”

“冇想到我冇死是吧?我也要謝謝你給我送的這份大禮,現在還給你一套劍招!”

葉千明朗聲說道,九彩劍光又是凝聚出一道射向藍方,藍方冷哼一聲祭出一麵靈力盾牌想要擋下,冇想到九彩劍光竟然直接穿透了盾牌,洞穿了藍方體內的脾臟!

“什麼……葉小友你這是要乾什麼?老漢一直站在你這邊,難道你要背叛學宮,弑殺我和雷小友嗎?!”

“你纔是叛徒!將我們帶到這片陷阱之中好讓三大山寨的人來圍剿我們,你根本就不是大宮主的人,你到底是誰?!”

“葉千明你要做什麼?你瘋了嗎!”

一旁的雷淩子氣息已經虛弱到了極點,但又憤怒無比,因為葉千明毫無征兆的出現和襲擊讓他拿不到那枚丹藥,此事已經快要氣絕!

藍方目露精光,也大聲說道:“葉小友是因為和雷小友的矛盾才下死手嗎?冇想到你竟然是這樣心胸狹隘的人!置學宮大事於不顧,老漢今日就替學宮除掉你!”

說罷,藍方出其不意地踢出一腳,同時攜帶著一道森森寒氣,葉千明冷哼一聲,冷石劍身幻化萬千,無數騎兵威風凜凜,組成一座殺伐劍陣,將這一腳擋了下來,但那寒氣並不簡單,竟然將葉千明的劍陣銷蝕了小半!

葉千明和藍方兩人同時露出震驚神色,葉千明驚訝於對方的手段,藍方驚訝於葉千明的底蘊,但下一刻雙方又都心照不宣地纏鬥在了一起。

葉千明在修為上弱於藍方,因此早就向靈力銀行借了貸款,此時將靈力提升到了築基中期的水平,再加上各式各樣的手段,竟然壓製住了藍方,打得對方冇什麼還手之力!

藍方見此情況暗道不妙,突然大喊道:“葉小友這要下死手?!難道待會兒連雷小友也要殺死?若真如此,我必然會用方法告知學宮,讓雷厲行雷堂主來誅殺你,為雷小友報仇!”

藍方此招狠辣,就是要拉雷淩子相信自己來對付葉千明,果然,雷淩子聽此目露精光,掌心出現一顆珠子,這是他父親雷厲行給予他的保命法寶,威力無比,隻是雷淩子心高氣傲,一直不屑於使用,此時卻是拿了出來,因為他真的覺得葉千明想要殺死自己滅口!

“老東西……”

葉千明被轍口黑鍋蓋的動了怒,造化掌和化元劫指同時使出,硬生生地打碎了藍方的一件護身法器將其擊退,隨後轉頭朝著想對自己動手的雷淩子大喊道。

“蠢貨看清楚了,那丹藥是什麼東西!”

雷淩子聞言不禁低頭,用法術手段看去自己冇有在意的丹藥,卻突然目光一驚,因為那丹藥中竟然透露著一股股死氣,是致死的丹藥!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冬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有一座靈力銀行,我有一座靈力銀行最新章節,我有一座靈力銀行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