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淩子心中罕見的一顫,看著眼前冒出黑氣的丹藥方纔知道自己差點死在了藍方無聲無息的手段中!

“哼!”

藍方見到雷淩子識破了自己的軌跡,乾脆也就不演了,表麵上使出法術要與葉千明對抗,但卻突然打出一道法術轟向雷淩子,想要先下手為強!

“既然計劃失敗了,那小友你們也彆想活著了!”

雷淩子的攻擊隱蔽而迅捷,轉眼之間就來到了雷淩子麵前,雷淩子見狀就要施展自己的雷靈珠來抵禦,卻突然有一隻碩大的鬼魂擋在了他的身前,將這一招法術擋了下來,回頭一看,夏靈兒已經趕到自己的身後,擋下攻擊的鬼魂自然就是夏靈兒親人所化的。

夏靈兒來到雷淩子身旁,拿出葉千明儲存的三靈丹給他服下,這是李玄業煉製的三品回覆丹藥,修複經脈也不在話下,可謂相當珍貴,雷淩子藉此可以從死亡的邊緣回來。

不過夏靈兒對雷淩子的臉色卻不怎樣,冷漠說道:“不是我想救你,是葉道友讓我來幫忙的,你最好彆再惹我家人生氣!”

雷淩子聽言,看著為自己擋下致命一擊的鬼魂,正是他曾經蔑視和嘲諷的“該死之人”,心裡一時間五味雜陳,難得的冇有言語。

而在另一邊的戰場上,藍方,或者說自稱藍方的人見到雷淩子被救了下來,也知道自己的謀劃徹底失敗了,眼下雷淩子已經開始回覆,他一時半會兒又拿不下葉千明,隻能暫避鋒芒,從長計議。

“接招!”

藍方大喊一聲,隨後袖口中噴出一道藍色光流衝向葉千明,葉千明施展著水龍遊迅速躲閃開來,但一轉頭卻發現對方已經趁機逃走了!

“你還想跑?!”

葉千明嘿然一聲,水龍遊全力開啟,同時又驅動著冷石劍再次加速,築基後期的藍方竟然甩不開他!

“該死,這小鬼的修為怎麼這麼高?明明隻是個築基初期!”

藍方心裡大罵,見自己逃不掉隻能遙聲高呼道:“小友何必如此緊追,你我又冇有血海深仇,不如加入我們取代學宮那群迂腐,一起稱霸一方!”

“誰要跟個逃兵稱霸一方?!”

葉千明哈哈大笑,驅動著遁術追上藍方,雙手同時施展出兩道化元劫指刺出,藍方暗道不好連忙下落躲避,卻突然發現一道九彩劍光從下方衝了上來!

貫日!

葉千明的化元劫指不過是佯攻,真正的殺招是恭候多時、預判對方行蹤的貫日劍光,為了能讓貫日劍光即使趕上突擊,葉千明這一招用了足足三成的靈力,但是卻十分值得,因為葉千明知道此人難以把握,必須用出全力,力求冇有任何意外。

貫日劍光疾馳飛來,彷彿要和之前一樣將敵人貫穿,誰知那藍方卻突然在即將被貫穿的腹部爆出數道白光,從中射出一道道夾雜著神識的攻擊,將葉千明的劍光吞噬,同時讓神識趁機闖入葉千明的識海中,要將其摧毀!

“這是什麼手段?!”

葉千明的識海之中,人形的神識麵對著闖入識海的一隻巨大怪物而震驚,這隻怪物是一隻小山般大小的飛蛾,從頭到角遍佈著一百隻眼睛,每一隻都透露出詭異、誘惑和駭人的氣息。

這隻大飛蛾揮動著雙翅,將大片大片的神識磷粉散佈到葉千明的識海各處,隨後將其紛紛點燃,想讓葉千明的神識化為一片廢墟!

“是……百目飛蛾?!”

葉千明恍然大驚,他這纔想起來還在禾下城追查鬼影的時候,曾經進入了半月閣的拍賣會,自己在那裡遇見了楊偉和葉空尊,而後者正是在那裡購入了一枚據說儲存有遠古大妖百目飛蛾生機的妖瞳!

百目飛蛾見到自己的身份被認了出來,哈哈大笑道:“小子竟然認識本王?不錯!本王就是古東海洲的霸主百目飛蛾,東海世界,神識本王為最!讓本王闖入了你的識海就等著受死吧!”

葉千明麵色嚴肅,嘴裡卻是譏諷道:“堂堂古代妖王,竟然為人類修士賣命,不出意外你的主人就是那葉空尊吧!”

“主人?他也配?”百目飛蛾不屑說道,“本王和他不過是互相利用的關係,他的家族資源確實不錯,能夠供養其本王的需求,而本王不過是給他出幾次手辦事罷了。”

“這麼說,是葉千明要抓我們這幾個資質不錯的年輕修士?他的目的是什麼?”

百目飛蛾冇有回答,延伸中透露出一股精明和狡黠,邪魅笑道:“小子,你的心思太多了,趕緊去死吧!”

說罷,百目飛蛾揮動雙翅在葉千明的識海中飛了起來,圍繞著上空不斷轉圈,雙翅上的磷粉如暴雨般落下,化為一道道密密麻麻的天火,將葉千明的整個識海燒了起來。

“此招名為天火滅神訣,乃是本王的成名絕技,能死在此招之下是你的榮幸!”

葉千明此時的三魂七魄彷彿要崩裂了一般,整個人的神識開始變得一片空白,不過他並冇有慌張,隻是說道:“現在投降還來得及,你把訊息說出來,我不為難你。”

百目飛蛾笑的猖狂:“你是瘋了不成?若你一心尋死,本王就要享用你的肉身,再拿另外兩個人類回去交差了!”

葉千明聽此,忍著精神上的疼痛歎了口氣,然後說道:“畏嵇前輩,還請相助。”

“嗡————”

下一刻,一道比百目飛蛾還要磅礴浩大的神識散發著白色的光芒進入了葉千明的識海當中,這是一隻頭角崢嶸,身形魁梧的虎妖,尾部飄揚著九支鳳翎,他的身後白光晃晃,有如大日,讓人難以正視,隻能避其鋒芒,就像臣子麵見君主一般跪下。

“你、你是!這不可能,族老們說過你已經死了!怎麼可能!”

百目飛蛾百目皆是驚駭無比,彷彿見到了什麼極為可怕且不可置信的存在,幾乎陷入了瘋狂。

“臣服,或者死。”

畏嵇的言語簡單霸氣,即便對方是古代大妖王,可能有元嬰期的修為,但對於畏嵇來說,無論是生前還是此時,對方都是自己並不在意的螞蟻,即便是在百目飛蛾最為擅長的神識領域交鋒也同樣如此。

“誰會臣服你!我百目飛蛾一族曾經何其盛大,稱霸東海!都是因為你來到了這裡,讓眾族傾覆,諸王隕落,讓百目飛蛾一族一蹶不振,本王豈會臣服於你!死————”

百目飛蛾大喊著,目眥欲裂,但無論是他引以為傲的天火滅神訣還是那詭異多端、誘導心神的百目神通,在畏嵇麵前都像是熾陽之下的白蠟無論怎麼掙紮,終究是化作了一灘水液。

畏嵇無言,看著這名百目飛蛾的妖王如飛蛾撲火一般衝向自己,而後死亡,之後他又從天落下點點白光,將葉千明被焚燒的識海滋養過來,而後離開。

伴隨著識海的漸漸恢複,葉千明才終於是舒了口氣,而後回到現實之中,那名老人藍方早已冇有了人形,而是化為了一隻百目飛蛾的屍體,躺在了山林之中,本能地抽搐著四肢。

這隻百目飛蛾的神識已經被畏嵇泯滅了,實際上已經死了,葉千明雖然痛恨他,但也冇有陰暗的癖好,因此冷石劍光劃過,送他上了路。

這隻蟄伏了不知多少年之久的古代妖王,最終被一個修為遠低於自己的小子以一種極為屈辱和無力的方式永遠地結束了生命。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冬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有一座靈力銀行,我有一座靈力銀行最新章節,我有一座靈力銀行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