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難任務 第3章 蛋白石

小說:災難任務 作者:五條的嬌妻 更新時間:2022-10-03 01:15:19 源網站:SiLuKe

-

一個額頭大,髮際線後移的男人沿著熙熙攘攘的泰安街走去。正午時分,泰安街是城裡最繁華的商圈。寬闊的鵝卵石街道兩側是四層和五層的建築物。建築物的一樓形成了店麵,而上層則由辦公空間和生活區組成。街道本身寬得足以讓兩輛馬車舒適地並排行駛,但白天人滿為患,很難在不經常撞到人的情況下穿過街道。

鋪著彩色防水布的臨時攤位沿著街道排成兩排,在街道中央有一條“前”車道,在店麵前有一條供人流使用的“後”車道。這些攤位每天早上由店主搬進來擺設,根據在泰安街的哪一端,出售從服裝到廉價珠寶再到旅遊紀念品的任何東西。小販們散佈在他們能找到一個角落的地方,用推車跑出攤位,出售街頭食品、小飾品和家居用品。整個街道的聲音都在向路人喊他們的商品。

“紅腸,豬肉卷,六片兩片!”

長袍!沙獅鬃毛圍巾!買一套,不後悔!”

“諾加最好的杏仁蛋糕!把他們帶到這裡!先生,今晚給你老婆買點蛋糕吧!兩塊新鮮蛋糕換一片葉子!”

“錫罐。錫鍋。錫碗。錫罐。錫碗。錫盤。”

有些人比其他人更熱情。

額頭大的男人停在了該區最繁華地段外的一家商店前。店麵不起眼——它由一扇木門組成,上麵有一個牌子,上麵寫著“陳進口”,夾在一家大型雜貨店和一家茶店之間。門本身略微嵌入,標誌被建築物的屋頂遮住,這樣路人可能會將門誤認為是相鄰商店之一的未使用入口。

那個名叫白哉的男人來到這家商店是為了一件非常特殊的物品。他把手伸進他超大的鬥篷裡,手指在眾多內袋中的一個裡的金屬硬幣上摩擦著,好像要確定它們冇有在離開當鋪的短暫路程中突然消失。他打開門,走了進去。

店內一片漆黑,幾乎冇有傢俱。牆壁光禿禿的,除了兩盞燈外,冇有任何裝飾,它們的光幾乎無法從塵土飛揚的舊玻璃外殼中散發出來。瓷磚地板又舊又褪色。店內隻比門寬一點點,讓白哉有些幽閉的感覺。

在空蕩蕩的房間的儘頭,一個瘦弱的老人坐在一張薄薄的桌子後麵的凳子上。他交叉著雙臂,夾著一張報紙,背靠在牆上休息,低著頭。他一動不動,白哉不知道自己是睡著了還是死了。男人旁邊的後牆上有一扇緊閉的木門。然而,當白哉走近時,男人睜開一隻眼睛看著他。

“商業?”

他問。

“三號房。白哉。”

白哉回答。

老者閉上了眼睛,冇有再發出任何信號。白哉不動聲色地從老人身邊走過,打開後門走了進去。

這是預先安排好的銷售,所以白哉必須提供兩條資訊才能進入。第一個,他被邀請到哪個房間。第二個,他的名字,由預訂房間的人提供。白哉本可以提供一個彆名,但冇有費心。

陳氏進口不是一般的店鋪,也不是一般人會光顧的。這是一個像白哉這樣的人做交易的地方,出售稀有的特殊商品,私下會麵,不問任何問題。白哉知道自己所在的桓地區有幾家“進口”店,但他隻知道陳家的進口,是因為給他安排的交易。像野賀這樣的大城市應該會有好幾家這樣的店,但白哉隻知道這家。

他冇有見到他所購買物品的賣家。這筆交易是在前一天通過經紀人安排的。他甚至不知道這個人的名字,隻知道他是一個獵人。白哉認識幾個學徒級彆的獵人。他們很敏銳,具有增強的感官和超人的力量和反應能力。他們的嗅覺比獵犬的要好。今天遇到的獵人白哉是弟子,比徒弟高一級。在這次會議中,白哉不能放鬆警惕。

一組樓梯通向另一條光線昏暗、冇有傢俱的走廊。一排門在左右交替,唯一的區彆是門前畫的編號標誌。走廊延伸二十米到一個丁字路口,一直看不見。雖然走廊空無一人,但白哉卻有種被人注視的明顯感覺。

白哉進入第三道門,讓裡麵的暖光進入走廊。他走進去,關上了身後的門。

迎接他的房間讓他大吃一驚。與他進入的走廊和商店的簡陋、節儉的性質相比,這家店很受歡迎,佈置得也很樸素。牆壁被漆成乳白色,壁燈上掛著的幾盞燈籠照亮了房間。地板上鋪著一塊編織的土地毯,四把軟墊椅子放在一張深色的木製餐桌椅周圍。

其中一張椅子上躺著一個男人,他身穿一件墨綠色的鬥篷,在燈光的照耀下微微閃爍著光芒,給人一種穿過森林樹冠的光線在下麵的樹葉上投下斑駁的陰影的感覺。在鬥篷下麵,他穿著一件深色的高領亞麻襯衫,一個帶有許多小袋子和小瓶子的皮肩帶,黑色褲子和黑色皮靴。一把左輪手槍的把手從腰間的槍套裡不經意間探了出來。

他的臉很瘦,曬黑的皮膚粗糙而飽經風霜。他有一頭又短又臟的金色頭髮,眉毛和鼻子傾斜,使他看起來像一隻猛禽。白哉走進房間時,兩隻聰明而敏銳的眼睛緊緊盯著他,薄唇抿得緊緊的。兩人打量著對方,之前素未謀麵。白哉的後頸在男人目光的壓迫下,滲出了一滴汗。一時間氣氛緊張,白哉感覺自己的手指癢癢的,準備伸手去拿他的劍。

“你是白哉?”

他用灰白的聲音問道。

“是的。”

白哉假裝自信地說:“你的名字呢?”

男人冇有回答,繼續上下打量白哉,彷彿在尋找什麼。忽然,男人的薄唇微微一笑,似是明白了什麼,站起身來,大手一鞠躬。

“裡德。艾略特·裡德。樂意效勞。”

裡德介紹了自己。緊繃的氣氛一掃而空,就連男人的姿勢也輕鬆了下來。“請坐。”

“嗯,是的。當然。”

白哉走過去坐下,不知道這個男人的推斷是什麼。他從肩上解下麻袋,放在身邊的地上,然後戴上草帽。“我猜你有蠐螬?”

“是的。”

裡德說。他從椅子旁邊拿出一個皮包,伸手進去。他一個接一個地拿出三個有金屬蓋的玻璃罐,高二十厘米,寬一半。金屬蓋子上戳了幾個洞。它們發出穩定的明亮藍光。獵人輕輕地將它們放在桌子上。

“我可以?”

白哉伸手去拿一個。裡德點點頭,白哉將它舉起來仔細檢視裡麵的內容。

玻璃罐裡有一隻大蠐螬,和他的拳頭一樣大、粗。這種昆蟲是一種乳白色的蠐螬。那是乳白色六翅蛾的幼蟲階段,這是一種深奧的生物,生活在諾加郊外的央山山穀深處。乳白色飛蛾的翅膀可以曬乾磨成粉末,可以變成強大的精神興奮劑。飛蛾的身體,雖然冇有什麼深奧的特性,但炒著吃也算好吃——一個飛蛾的身體,半個皇冠就可以賣了。用成年飛蛾的翅膀製成的粉末可以賣二十克朗!

就貨幣價值而言,蛋白石蠐螬冇有那麼有利可圖。畢竟,白哉以兩克朗——或者更確切地說,六國民馬克的價格購買了其中三個,白哉在他的腦海中進行了兌換成當地貨幣。這種昆蟲的幼蟲形態通常冇有特殊的特性或烹飪價值。這隻是在森林中發現的一種蟲子。然而,在某些情況下,蟲子會開始膨脹並呈現出光澤的外觀。在這個“肥大”階段,蛆體內的秘能高度集中,對於那些擁有相應技能和知識的人來說,它是一種有用的成分。

然而,脂肪蛋白石蠐螬很難找到。蠐螬不僅很少達到可以發胖的條件,而且在吸收了足夠的能量後,它會開始在自己周圍旋轉一張絲綢般的網,進入蛹階段,從這個階段它會變成幼年的雙翅蛋白石蛾。整個過程大約需要六個星期,但蠐螬的脂肪階段隻持續了兩三天。白哉幸運地找到了能夠獲得這種材料的獵人,儘管為了獲得資金而暫時花費了他最寶貴的財產。

“這些蠐螬正處於脂肪階段的末期。”

裡德說:“一旦太陽落山,他們可能會在今晚開始織網。”

“你知識淵博。”

白哉看著另外兩副眼鏡,誠懇地稱讚了獵人。它們是他見過的最肥的蠐螬。“三個我都要。”

白哉把手伸進口袋,取出了他之前從當鋪得到的八個印記中的六個。他數了數,然後叮噹一聲放在桌子上,把它們推到裡德麵前。裡德咧嘴一笑,取出了其中的五枚硬幣,然後將其中一枚硬幣推回了桌子邊的白哉身邊。

“如果你告訴我你打算用這些蠐螬做什麼,那值得打分嗎?”

裡德問道。

白哉挑眉。他認為這些資訊不值一分。“如果你讓我使用這個房間,你可以保留這枚硬幣。我想在我離開之前準備好蠐螬。”

“交易!”

裡德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冬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災難任務,災難任務最新章節,災難任務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