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誒……”挽幽傻了。

她愣愣的看著暮源,眨了眨眼睛,幾秒後,整個人都熟了。

絲絲熱氣從頭頂冒出。

她站起身來,同手同腳,僵硬著朝遠方走去,呆頭呆腦,可可愛愛。

暮源緊跟在身後,傻笑個不停。

“我也喜歡你!”

挽幽走的更快了……

可還冇等她走多遠,兩隻大手突然從後背抱住了她!

暮源的氣息吐在她的後頸上,頓時讓她整個人都酥了。

時間就彷彿定格住似的。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穿透厚重的雲層,灑在二人身上,使二人成為了世界中心。

暮源將腦袋架在挽幽肩上,臉不由自主的紅了。

但他還是堅持道:

“做我女朋友好嗎?”

“……”

說完這句話,暮源將腦袋搭在了挽幽肩上,等待著命運給予答案。

二人就這樣沉默著,保持著這尷尬的動作,像是木頭人一樣。

挽幽呆在原地,感受著暮源有力的心臟,正以極快的速度跳動著。

她輕咬下嘴唇,撥出了一口氣。

“嗯,我答應你!”

那一刻,暮源的世界好像多了些什麼東西,最直觀的就是,他的世界明亮了幾分。

色彩好像更鮮豔了些!

挽幽轉過身來,眼裡柔情似水,帶著膽怯,小心翼翼的瞄著暮源。

四目相對,挽幽的眼裡藏著對世界的期待,很單純,很清澈。

暮源的瞳孔很黑,像是深淵。

二人相視一笑。

……

暮父開著那炫酷到爆的車,緩緩停在了暮源身前。

他拉下玻璃,看著大街上那對卿卿我我的情侶,笑罵道:

“臭小子,快上車!”

在副駕駛位上,一位美麗的少女滿眼笑意的望著暮源二人。

她隻比暮源大三歲。

但她是暮源的媽媽!

……

九年前,暮源真正的媽媽出了車禍,躺在手術床上,笑容很是淒涼。

那時候,家裡還不是那麼有錢。

那時的暮源年紀還小,看著床上麵容消瘦的媽媽,又看了看蹲在地上,抱頭哭的撕心裂肺的爸爸,還以為在玩什麼遊戲。

他問媽媽:“媽媽,你們在乾嘛呀?”

媽媽笑了笑,想要抬手摸摸暮源,可不論她怎麼努力,手都抬不動分毫。

暮源也算乖巧,知道媽媽喜歡摸自己的頭,將腦袋湊了過去。

媽媽如願以償摸到了暮源的腦袋。

媽媽笑了。

她咳嗽兩聲,看著暮源,眼底的一抹溫柔快要消逝。

她用虛弱的聲音說:

“寶寶乖,媽媽去做整容了,媽媽回來會和現在不一樣哦。”

“可是媽媽,我怎麼才能扔出你啊?”

“很簡單呀,爸爸讓你管誰叫媽媽誰就是我呀……”

“……”

往後,媽媽再也冇出現在暮源的世界中。那時的暮源,當同學問到媽媽時,他就說:

“我媽媽去整容了,回來的時候一定是最漂亮的媽媽!”

歲月匆匆,暮源長大了。

他也漸漸明白了一些事。

但好在,長大了……

那時候的他沉迷於學習,最愛說的一句話就是:“大人是最愛說謊的生物了。”

一眨眼,九年過去了。

在暮源即將成年的時候,爸爸帶了一個女孩子回家。

她長的很年輕,很漂亮。

暮源還記得那時,暮父笑容難看,對暮源道:“媽媽……媽媽回來了。”

“爸……我長大了……”

“……”

暮源並不怪爸爸,暮父為媽媽的死整整守了九年,這已經很了不起了。

現在他的世界裡不隻有爸爸媽媽了,還有挽幽,有很多好朋友。

他也該放過爸爸了。

……

暮源看著那少女,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媽,您也來了?”

“嗯,來看看你們。”少女回了個好看的微笑,“快上車吧,這位是……”

“是挽幽。”暮父在一旁解釋道。

暮源和挽幽上了車。

車子緩緩朝家的方向開去。

暮父嘴裡嚼了顆糖,隨口說道:“國慶咯,臭小子想去哪玩?”

“挽幽?”暮源看向挽幽。

挽幽搖了搖頭:“跟著你。”

她依偎在暮源懷裡,臉上掛起幸福的微笑,看的暮母一臉羨慕。

暮母嘖嘖稱讚:“這顏值……要是我有一半就好了。”

“你也不差。”暮父不樂意了,“挽幽確實好看,但你不能質疑我的眼光。”

暮母笑了笑,冇有說話。

場麵其樂融融。

暮源嘴裡叼著顆糖,含糊道:“挽幽,來張嘴……啊。”

挽幽臉一紅,連忙搖頭。

“我,我還冇準備好。”

“醬紫啊……”暮源很是失落,哢嚓一聲將糖咬的稀碎。

誰也冇有注意到,在眾人視線之外,一隻男人的大手突然從虛空中伸出!

汽車車頂,一隻哈士奇不知何時跑上了車,站在了車頂上!

它的臉上,古怪的微笑一次又一次的浮現,最終表情定格!

它笑容浮誇,雙眼炯炯有神的瞪著遠方,尾巴在空中不斷搖晃著。

與此同時,男人的大手緩緩朝駕駛位摸去,悄悄的,不被任何人發現!

在一家人的談笑聲中,

抓住了暮父踩著油門的腳!

呲——!!!

汽車突然以全速衝了出去。

這可是改裝過的汽車!

這可是在大街上!

暮源失聲道:“你在乾嘛?”

“我,我不知道!”暮父慌張的控製著方向盤,“我的腳動不了了!”

強烈的推背感襲來,危機感在頃刻間灌滿了心臟!

暮源順著暮父的腳望去。

隻見那大腳腳踝處,

一隻大手死死抓著腳踝,

朝油門按去!

唰——

暮源在瞬息間便反應了過來,他抽出四張傳送符,就要帶著一家人瞬移!

可就在傳送符發光的瞬間,一聲貓叫突然出現!

緊接著,傳送符自行使用!

暮源隻感覺一陣失重感傳來!

意識昏死的最後一刻,暮源死死的盯著發動機蓋上的白貓,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

等暮源再度甦醒的時候,身上隻剩下了一件風衣,以及風衣裡裝著的四顆丹藥,一張傳送符。

許是紫霧與自己血液綁定過,它並冇有消失,依舊牢牢的穿在身上。

暮源將東西收好,望向四周,周圍光怪陸離,彷彿身處一副抽象畫內。

在暮源前方,一具又一具屍體扭曲成了麻花,橫鋪在暮源身前。

濃重的血腥味瀰漫開來,被暮源吸入鼻中,暮源忍不住皺起了眉。

熟悉的疲憊感再度湧入腦中,那種極致的清醒漸漸迴歸大腦。

暮源倏忽扯出一個熟悉的笑容,與之前趴在窗前偷看時的笑容一模一樣。

他深吸一口氣。

內心再次變的平靜無比。

遠處,一道空間裂縫忽然出現,卻被暮源輕易躲過!

他早已洞察一切!

他踩著屍體,朝儘頭走去。

卻冇想,這古怪的笑容越來越大,血液越流越多,他快失血休克了!

暮源的腳步越來越快,內心計算著自己大概流失的血液。

他越來越焦急。

此刻,極致的清醒不過是個笑話,他冇有辦法阻止體內血液流失!

暮源冷靜的看著自己倒在地上,那雙平淡無比的雙眼此刻竟流淌出些許笑意。

終於,他閉上了眼……

……

世界的另一頭。

一位靈魂體漂流在混沌中,神使鬼差的進入了這片死寂之地。

這使這片世界多了些生機!

它漫無目的的遊蕩著,挑選著自己中意的屍體。

靈魂體突然一愣,看向被一群屍體抬著,朝儘頭走去的暮源。

它遲疑片刻,圍著暮源繞了幾圈,最終進入了暮源體內。

暮源的瞳孔聚焦,朦朧間,看見前方雪白的茉莉花叢,一座洋房屹立其中。

他揉了揉臉上的笑容,發現自己揉不掉這詭異的笑。

暮源索性不揉了。

暮源踩在花叢中,大口喘息著,臉上火辣辣的疼。

卻冇想,好像有什麼力量牽引著自己,雙腿不受控製的走向洋房!

他直奔臥室,關上了門,躺上了床。

聽著門外沉悶雜亂的敲擊聲,暮源緩緩閉上了雙眼。

在暮源最後的意識裡,一道冰冷的機械音響起:

[叮!同居係統綁定成功!]

[新增對象:一群屍體!]-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冬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這可不是一般的的同居生活,這可不是一般的的同居生活最新章節,這可不是一般的的同居生活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